中国字体行业调查:本来我们该有更多种“汉字”

“飘柔”判决让不少字体企业认为这会助长本已严重的字库盗用风气。盗版挤占字体行业的生存空间,字库厂商从几十家减少到几家。至今中国汉字字库只有421款,日本的字库则有2973款。

图为南方周末字体版权范围内的字体,作为使用汉字最大量的国家,我们可用的汉字字库只有421种,而日本有2973种。 (何籽/图)

中国汉字字库有421款,而日本的字库则有2973款。

“飘柔”判决让整个字体行业心头一凉,不少字体企业悲观地认为这会助长本已严重的字库盗用风气,甚至哀叹“字体设计已死”。

盗版挤占字体行业的生存空间,字库厂商从几十家减少到几家,真正具有生产规模的只有方正和汉仪。但从2002年至2010年,汉仪却没有一款新字库上市。

50岁的残疾农民崔显仁从2004年起在街头卖艺乞讨,他的手艺是写自创的粉笔字,渐渐地每个月也能有七八百块的收入。通过微博上网友拍的照片,2011年10月,方正字库的职员在青岛街头找到他,付给他5万元,请他写出1000个汉字——这种风格方正字库的人从没见过。

方正字库先把这1000个字做成电脑字型,再设计出另外5763个汉字——6763个汉字,是中国国家标准简体中文字符集(GB 2312-80)收录的所有常用汉字。然后他们将向市场推出一款新的字型库,名叫“方正显仁简体”。

消息传出,很多网友的第一反应是:字体也能赚钱啊。

这个反应的背景是另一个惊呼:字体也有版权啊——此前方正对字体版权的几单官司,也让很多人认为是“利欲熏心”。

并不是字体行业利欲熏心,而是这个行业已经大规模萎缩,几乎很少字体设计师能以本行为生。

2012年4月23日,距国家版权局就《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修改草案)》公开向社会征询意见结束仅余一周,中国中文信息学会与字库公司发起了行业维权。呼吁从两个途径实现对字体设计的法律保护:在著作权法中明确字体设计属于美术作品;明确字库属于计算机软件。

图为残疾农民崔显仁在街头地上写字,这一字体被方正买下,取名“方正显仁简体”。在中国字体行业萎缩、大量字体设计师转行的今天,这的确算一个大新闻,而上一个类似的“大新闻”,被买下的是徐静蕾的“静蕾体”。 (CFP/图)

“巴”字不能保护

2007年,方正员工玩美国暴雪公司的著名游戏《魔兽世界》中文版,发现游戏中大量使用方正北魏楷书、方正剪纸、方正细黑等五款字体,但并没有获得相关授权。方正起诉暴雪及相关中国公司侵犯字库著作权,时称“中美IT知识产权第一案”。

法院一审判决承认,五款字库中的字型属于受著作权法保护的美术作品,被告侵犯了方正字库的复制权、发行权和获得报酬权,判决暴雪等公司赔偿方正经济损失人民币140万元及诉讼合理支出。但判决不承认字库属于程序软件,也就是说字库不能依据《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维护权利。这宗“第一案”至今仍在二审,双方争议主要集中在赔偿金额。

字体作为美术作品进行保护,还是作为计算机软件进行保护,有多大区别?

2008年,方正字库发现宝洁公司在洗发水瓶上用了“方正粗倩简体”当中的两个字:&ld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