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的陷阱——演员白静之死

白静的母亲终于出来说话了。她称自己的女儿被女婿感染上了性病,因此要离婚;另一方则称,白静和第三者合谋坑骗丈夫的财产。在一个白富美和高富帅组成的传统美满婚姻语境里,残酷的杀戮突然展开,震惊了世人。这一切,为什么?

白静

白静的母亲终于出来说话了。她称自己的女儿被女婿感染上了性病,因此要离婚;另一方则称,白静和第三者合谋坑骗丈夫的财产。在一个白富美和高富帅组成的传统美满婚姻语境里,残酷的杀戮突然展开,震惊了世人。这一切,为什么?

7月4日是演员白静29岁的生日,白妈妈买了一块蛋糕,上面摆着女儿最爱的草莓和樱桃——白静夫妇出事后4个多月里,她一直躲在公众视野外,独自照顾父母——她也找不到人帮忙。

2月28日是她永远的梦魇。那天中午,她亲眼看到女儿被女婿周成海杀死,女婿也在行凶后自杀。此后传言四起:“白静伙同周成海的朋友乔宇,以合作项目为诱饵,骗取周成海960万元,在乔宇从周成海那里成功骗财后,白静提出离婚诉讼。”

她觉得这个言论仿佛把她的女儿“杀了第二次”。女儿生日这天,她打破沉默,在白静的贴吧贴出了一篇祭文:“静儿,回来吃生日蛋糕吧,妈妈好想你啊!”并向最先爆出这一说法的周成海的朋友巨春雷提起名誉权诉讼。

巨春雷同样觉得委屈。他在微博写道:“从来没有诋毁白静,逝者已逝,我也有同样的尊重和悲痛。剑有所指,只为把始作俑者绳之以法。”——剑有所指者,正是白静与周成海之间那个叫作乔宇的人。

“少女的蝴蝶结是令人心动的情节,那精彩的故事不知由谁来编写”

——白静,11岁日记

白静死后那几天,白妈妈几次做了同一个梦:小时候的白静站在她前面,始终背对着她。她拼命向前追,怎么也追不上,终于被一根横着的木头绊倒,重重“摔”醒。

1983年,白静出生在辽宁省调兵山市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白妈妈在矿上烧锅炉;白父则在房产队上班。母亲眼中的“静儿”,从小懂事,4岁就自己挎着钥匙去幼儿园。每天幼儿园发一个水果,她都带回来让母亲先咬一口。

那时,白静显露出对表演的热爱,并开始喜欢舞蹈。白妈妈记得,年幼的白静一看到少年宫舞蹈班的灯亮了,就在家偷偷哭(担心父亲反对)。

1996年,白妈妈与白爸爸离婚,带着女儿去北京。临走时,为阻止妻子带着女儿离开,白爸爸差点把娘俩的行李烧了。这一年,白静13岁。

日记本里的白静,慢慢学会长大:“伯伯对妈妈很好,对我也很好,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永恒的。我觉得自己好脆弱,不过我自认为掩瞒得挺好的……”

1999年,16岁的白静考上煤炭文工团艺校,母亲去了郑州经营一家小卖部。那段时间,白静找到一份课余工作,学校舒适的宿舍,让她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开心”。

那一年,也是她记日记最多的一年。她开始注意男孩子,却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总之是一种感觉,一种未曾经历,但以后要经常感受的一种感觉。”

“XX,你有家么?按道理说应该有。可是,它在哪,我却不知道,学校发放登记表,有一项非常容易填的一栏,可我却忧愁起来。‘家庭住址’这个问题,让我一想起来,便很别扭。我讨厌别人问我这个问题,或是填表遇上这一栏。我在想,我以后要有一个完整的家,要自己组成一个完整的家,让它充满幸福、充满快乐、不再忧伤,让所有人不再忧伤,我要把小时候没有得到的东西弥补回来,我现在好累好累……”

——白静,16岁日记

艺校毕业后,白静进入国伦新兴艺术中心学习音乐剧。2001年,娘儿俩在北京租了一个半地下室,每月租金200块钱。那时候,白妈妈在长沙驻京办事处找了一份清洁工的工作;白静则晚上“跑场”——“有时候一晚上能挣一二百块,但演出结束往往已是后半夜。”

2002年,白静考上中央戏剧学院,同班的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