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生即死 成败立现

水晶器皿百多年前由荷兰人舶来日本,同时玻璃的吹制、铸造、刻花、描画等制作技术也随之而来。其中玻璃刻花妙在“减去”,日本纹饰几何繁复更不可稍有偏差,金刚砂与裸器间刹那碰触,成败立现。这种“非生即死”的创作手段深得日本匠人之心。


有时候在北京明亮到无趣的综合商场里也能发现些什么。

我在匆匆穿行中瞥见“江户切子”小杯在一束庸常的射灯光照下精光流溢,眉目分明地伫立在礼品部的角落,便急停下来,粗手大脚地从一堆欧洲水晶的身旁挤过去,慢慢细看。水晶杯上“七宝”纹饰红白剔透,凹凸有序,晶莹却不夺目,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