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烦大了】富士康机器人计划“难产”

所谓富士康的魅力,无外乎巨额投资、巨大产出,配套集群效应,还有对本地劳力的黑洞般索求。也正因为如此,积累二十多年招商经验的地方官员才不惜为其赌上一把。然而,如果将大学生临时工的篇章放诸富士康深圳工厂月前重启9万员工招聘计划的背景下,那么可咂摸之处就不在于郭台铭是否过于铁公鸡的讨论了。

对于那个被美国《商业周刊》以亨利·福特作为参照系、加冕“制造你的iPhone”的人,2013年10月10日曝光的新闻或许算不得什么麻烦事。

西安工程大学北方信息工程学院近2000名学生在校方统一安排下赴富士康位于东北地区的工厂顶岗实习,每天工作时间长达11个小时,其间有四人一度晕倒,更有学生反映——不实习不发学位证。

尽管当地的省教育厅已表示介入调查,但从涉事双方对外宣传的口风而言似乎都颇为“淡定”。校方称其与富士康方面签订了校企合作战略协议,此类安排有如过去的“学工教育”。而企业层面亦言词凿凿:已支付加班费用,并保证每周学生有一天休息时间,最重要的,学生有权随时离开。

郭台铭确实没有理由为此事烦心,他关心的是如何在即将到来的圣诞消费季之前赶工完成订单,包括意外走俏的iPhone5S的土豪金款和至今吊足全球玩家胃口尚未面市的索尼新一代游戏主机play station 4。当端坐那架著名的湾流公务机四处巡视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