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不了爹,拼娃 课外培训班世相

外来人口大量涌入,有限的优质教学资源正在让广州的家长们陷入疯狂。入学门槛越来越高。“小升初”将至。家长程进寄希望于孩子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拼不了爹,我一没钱,二没权,三没关系,只好拼娃了。”他说。

“社会变迁造成内心烦躁不安,造成内心恐慌,都感受到压力,越是有这种压力,我们越要考虑教育的目标应该是什么。”

广州市环市东路475号,广东教育城。这是一栋高耸闹市区的庞大建筑,十数家教育培训机构星罗其间。夜幕或周末来临的时候,这里喧闹起来。走到楼下,发小传单的少男少女伏击而来,一个姑娘穿着蓝大褂,背后印着:人人都可以是优等生。

在5楼,沿着一条狭长走廊的轴,18间教室匀次分布。孩子们在补课。少数家长在门口候着,捧着饭盒,玩手机,读报纸,交流招考讯息。更多的家长,几乎保持与孩子1∶2的比例,在课堂后面坐着,唰唰记笔记。

这栋楼密闭且暗,春日里,吹不进一丝风。日光灯照耀下,它繁茂得像一个盛夏的战场,把孩子们和家长们的周末满满地圈起来。他们的共识是:在广州,超过50%的小学生在上补习班,而且还是保守估计。

外来人口大量涌入,有限的优质教学资源正在让广州的家长们陷入疯狂。入学门槛越来越高。网上论坛里,一篇《如何给孩子制作一份正确的简历?》的帖子大热——在一些学校,“幼升小”开始要求面试。幼儿园门前,家长提前几日开始搭帐篷等待报名。

“小升初”将至。家长程进寄希望于孩子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拼不了爹,我一没钱,二没权,三没关系,只好拼娃了。”他说。

超级儿童

3月19日晚上8:00,广东教育城六楼。学而思培训中心一间奥数教室里,长着大学生脸孔的男教师正在快速教授数论。这时在讲,如何在最短时间内,判断一个数能否被7、11、13整除?

请记下方法——把这个数每三位均分,奇位上的数字与偶位上的数字分别加起来,再求它们的差,再看这个结果能否被7、11、13整除。

跟着老师写下一个8位数,等待约1分钟。“好,时间到,”他对着这群小学六年级的孩子说,“做对的请举手!”

这是一个远超数学教学大纲的问题。“已经讲过好几次了”,后边一位陪护的母亲快速算出了正确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