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柴油“最后一战”:政府力推,身份合法;地上“遭拒”,地下“偷卖”

政府力推,身份合法;地上“遭拒”,地下“偷卖”。全国生物柴油企业旺盛时期有三百多家,因为没有销售渠道,现在还能开工的不到三十家,多数企业已经停产、倒闭。“一个国家大力提倡推广的产品,现在却只能偷偷摸摸卖”。

生物柴油产业的企业主们,正屏住呼吸,等待被誉为“石油反垄断第一案”的最终判决结果。 (何籽/图)

生物柴油产业究竟将何去何从,是在中国发展壮大还是就此胎死腹中,云南盈鼎起诉中石化云南分公司垄断案的判决结果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全国生物柴油企业旺盛时期有三百多家,因为没有销售渠道,现在还能开工的不到三十家,多数企业已经停产、倒闭。“一个国家大力提倡推广的产品,现在却只能偷偷摸摸卖”。

万难破毁的“铁屋”,本来已经凿出了个口子。

“判令其在判决生效后30日内将云南盈鼎以‘地沟油’、‘泔水油’等为原料生产的生物柴油纳入销售体系进行销售。”2014年12月,云南盈鼎生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盈鼎)起诉中石化云南分公司垄断案一审宣判,云南省昆明市中院以中石化云南分公司违反了反垄断法为由,如是判定。该案曾被誉为“石油反垄断第一案”。

过去,尽管有可再生能源法保驾护航,但生物柴油迟迟难进成品油销售体系,饱受业界诟病。2014年12月22日,一审判决后不久,商务部市场运行司副司长李朝胜、中国石油流通协会副秘书长尹强等来到云南盈鼎,调研生物柴油销售问题。

不过,中石化云南分公司表示不服一审判决结果,准备上诉。“如果他们不上诉、履行判决,我们本打算就到此为止。”云南盈鼎常务副总张钰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公司对判决本就感觉难如人意,“起诉时的赔偿要求没有得到满足,中石化的责任也没被认定,如果对方上诉,我们一定奉陪。”

2015年年初,原告、被告均表示不服一审判决结果,先后正式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生物柴油产业究竟将何去何从,是能在中国发展壮大还是就此胎死腹中,本案的判决结果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在一审代理词中,云南盈鼎的代理律师陈维镖曾如此表述。

现在,生物柴油产业的企业主们,正屏住呼吸,等待决定命运的“最后一战”。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