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迹丨南非之旅

喜欢 来源:旅游

作者:图、文 薛露 列游志 2017-06-08 09:00:51

——本文选自——

列游志 ID:bagnote

在微信里打开本文可长按识别此二维码关注

转载丨合作丨投稿

请联系小编微信 ID:chan4x

 

站在好望角的灯塔处,后方的山脊隔开本应交汇的两大洋,前方的山体基石直指海的尽头,而我的感受是海风稍稍大了些。

(薛露/图)

 

丨马来区的色彩

起落架刚离开约翰内斯堡地面往南飞行,飞机盘旋,地面那强烈白色反光晃了我的右眼,大概是从贫民窟绵延数里的铁皮屋顶上反射来的吧。两小时后站在马卡龙色的开普敦马来区,大面积的纯色灌满了我的左眼,唯一的另类大概就是占据拐角处、蒙迪里安式的墙面吧。

(薛露/图)

(薛露/图)

马来人聚居区建在信号峰山坡上,建筑用色大胆,感觉像置身热情的古巴。曾经还处在种族隔离高压下的南非,只有白人住宅区可以悬挂门牌,为了区分彼此的房子,聪明的马来人为房子涂上各种颜色。当时的无奈阴差阳错成就了今日的养眼景观。

(薛露/图)

(薛露/图)

(薛露/图)

 

丨非洲的普罗旺斯

去Franschhoek前一晚住在附近的设计师酒店,大厅的树杈造型立柱、丝绒缎面的高背沙发以及餐厅墙面上用当地彩绘的石碟打造的点线面组合简直就是艺术品。

(薛露/图)

(薛露/图)

Franschhoek由法国人在1687年建立,刚建成时并没有多少法国小镇的特点。次年,176名来自法国的胡格诺教徒,来到南非逃避宗教迫害,才带来了法国的葡萄种、酿酒术、建筑和生活方式,把这片小镇涂上了浓重的法国色彩,成为“非洲的普罗旺斯”。

(薛露/图)

(薛露/图)

(薛露/图)

(薛露/图)

我们坐着绿色小火车穿越大片的葡萄园,中途停的每一站都是一个酒庄。当天的“舵手”有两人,一人掌舵一人时不时跳下速度不算太快的小火车去调整铁轨,一路开到预约的酒庄。

(薛露/图)

(薛露/图)

在红酒六大产区之一朝圣,怎能不在这些酒庄“醉”生梦死几天,当天中午品了六款酒。酒庄到处都是闲散的品酒区域,我们去的时候已经三五成群:有的直接在橡木桶边上喝起来了;有的坐在室外纵观葡萄种植园品着酒;我所在的那处品酒室,地上铺满了桃核,一颗树木从中拔地而起。如果那一天没喝够,大可在酒庄住上几日,在酒香中入睡,在酒梦中醒来。

(薛露/图)

(薛露/图)

(薛露/图)

正所谓醉卧酒乡不思归,移步到不远处的斯泰伦博斯小镇。这里有古老的大学、欧式风格的咖啡馆、手工艺品店、画廊、博物馆。人们挤满了咖啡座,尽情享受充沛的南半球阳光和喝不尽的咖啡、葡萄酒。占满上阶沿的非洲风格长颈鹿木雕,想必随手一样都会是家中最有趣的家什。整个艺术街区,除了画廊、博物馆有雕塑作品和城市规划的小品外,连拐角处的变电箱都被改造得很有趣。

(薛露/图)

(薛露/图)

(薛露/图)

(薛露/图)

 

丨野生动物的乐园

在南非这个动物遍地的世界,即便我拍不出《地球脉动》的既视感,但不影响我走近它们的那股热情。花一百美金到比林斯堡野生动物园可以看到数目众多的麋鹿、斑马、羚牛,坐在敞篷车里距离桃心屁股的麋鹿只有一个臂展的距离,好想用手指戳它一下。从你车边溜达过的、嚼着叶子的非洲象,身体藏在树丛里、只有脖子以上出现在树冠上的长颈鹿,近到似乎可以闻到经它们咀嚼后散发出的青草树木的气息。

有好些动物不经向导指引,压根没看出来。扇着耳朵的犀牛和只露出鼻孔在河里换气的河马,它们借着水流和保护色隐藏起丰韵的身躯。在保护区里要想找到一头狮子,除了靠有经验的司机向导,还需要多问经过的车辆有没有线报。

(薛露/图)

(薛露/图)

(薛露/图)

(薛露/图)

在比林斯堡看动物不能下车,觉得不过瘾。在太阳城附近的茅草屋酒店养了不少动物,为了看动物可以在此住下来。这种曾为祖鲁族挡风遮雨、世代居住的茅草屋现已变得价格不菲。

(薛露/图)

(薛露/图)

(薛露/图)

(薛露/图)

在开普敦我遇到了此行最喜欢的萌宠——桌山上的岩蹄兔,有点像鼠有点像兔,事实上它竟然是大象最近的亲属。在桌山上别光顾着眺望风景,一定要留心这些不怕人的小东西。它们晒太阳时,肆意的把下半截身体往游客行径的步道上一趴时,感觉它跟柯基差不多。当它们四下找了些地衣开始咀嚼时,又像极了仓鼠,饿了吃果子渴了喝岩隙里积的水,仗着一张憨态可掬的脸和肉呼呼的身子行走江湖,还真是逍遥。

从桌山下来到街心花园喂鸽子时,桌山山顶已铺了层“桌布”,怪不得桌山又被称为“上帝的餐桌”。

(薛露/图)

(薛露/图)

(薛露/图)

(薛露/图)

(薛露/图)

(薛露/图)

(薛露/图)

去企鹅岛时,路遇两只逃离保护区,私自遛弯的小企鹅。岛上的企鹅大多笃定地在海滩沙地里栖息,而逃离的这两只,一只站在附近居民家的下水管道口,一只在树丛里打量过往游客,看我走近,还天真浪漫的看着我,晃着脑袋和莹白色的肚子过来挨着我,信任我不会伤害它。都说这厮不是应该待在南极嘛,怎么跑来非洲了?或许它们只是久居东北,偶尔想来“海南岛”度个假呢!

(薛露/图)

(薛露/图)

(薛露/图)

(薛露/图)

“我的相机让自然和我说话,我听到了,这是我的荣幸”。这是摄影大师萨尔加多说的。在海豹岛我听到了海豹的召唤声。它们围着我们的船时不时探出脑袋引领船只开向它们的聚集地,虽然我所坐的不是海盗船,它们也不是会唱歌的美人鱼。在萨尔加多的摄影集《创世纪》中我记忆最深的便是在孤山下密密麻麻横陈着的海豹,那种犹如末世又如开天辟地般的动物星球,我看到了,这是我的荣幸。

(薛露/图)

(薛露/图)

(薛露/图)

(薛露/图)

(薛露/图)

在南非的这段日子,哪怕身处曾是大航海时代的好望角也是一派风和日丽。只有站在几个世纪前为海中航行船只引路的灯塔处,才感觉风稍稍大了些。灯塔后方是隔开两大洋交汇的山脊,前方的山体基石往中间收拢,最后一块基石像船头一般直指海的尽头。

(薛露/图)

(薛露/图)

(薛露/图)

点击阅读 列游志更多内容
  网络编辑: 小尘4x

评论2

同步评论并分享本文到: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QQ空间

相关新闻

旅图丨端午时节,龙舟水下赛龙舟
如果说粽子还要分甜咸淡各种口味的话,那么赛龙舟才算是真正亘古不变的庆祝端午的民俗活动...
旅图丨茶卡盐湖:中国版的“天空之镜”
只有身临其境,才懂得什么叫做“天空之镜”。
坐标丨2770岁的罗马城
罗马像一列没有脱轨的时光列车。

相关图集

(新华社/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