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新版客户端

在这里,读懂中国

扫描二维码,立即下载

快捷酒店里的明星梦

作者:❘图 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 ❘文 南方周末记者 刘悠翔

2018-04-19 18:57:30 来源:写真

试镜演员们聆听网络电影《魔界时代之猫妖》导演说戏。(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图)

飘Home酒店的走廊里,每天来来往往的人大多是来投简历的演员及选人的剧组经纪人。(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4月19日《南方周末》)

站在飘Home酒店6层的外部楼梯上,你可以看到四通八达的景观:南面挨着北京东站的延伸铁路,北面朝着连接京杭大运河和城内水系的通惠河,东西两端数百米开外,分别是繁忙的东三环和八王坟长途客运站。

这家略显破旧的快捷酒店四面被高层建筑遮挡,隐于闹市。多年来,这里是全国最大的影视剧选角集散地,五湖四海的剧组来这里物色演员,带着他们奔向未知的星途。

2018年3月18日,北京新年的第一场雪纷纷而至。飘Home酒店十分热闹,这里进进出出的黑色羽绒大衣,遮挡不住一张张英俊漂亮的脸庞。如果一位演员愿意和你长谈,你都能听到一连串奇情故事——他们大多放弃了更加安稳的生活,有的甚至面临家长的“经济封锁”,怀着各自的野心和雄心一次次挤进片场,穿梭在不同的角色人生之间,等待属于自己的绽放时刻。

剧组《郑义的名誉》在浏览一位经纪人带来的演员简历。(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图)

剧组工作人员通常会收到大量简历。这个行业对于年轻人有这特别的吸引力。(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图)

任凭演员曾在影视剧里上天入海,选角副导演要的,不过是一张A4纸打印的简历;这里没有舞台,只有混杂着烟味、体味的大床房;没有聚光灯,只有墙上的节能灯。

酒店里的剧组大多是长租客,互相如街坊一样熟悉。新人演员们哪怕只合作过一两次,都会像多年老友般惺惺相惜,又带着点“苟富贵,无相忘”的期许。

这些演员大多不是科班出身,年龄、地域、职业背景遍及各种圈层。他们的梦想更是有各种形状:有的最初被日进千金的收入假象所吸引,有的着迷于体验不同的人生,还有的是想近水楼台地收割明星的合影和拥抱。

读经管的北京女大学生三天两头翘课拍戏,然后另花时间自学专业课,这是她所理解的时间资源优化配置;“95后”的东北县城男孩并不喜欢“东北特产”喊麦和网络直播,他的内心住着一个背包客,如今在片场各种布景里头行走天涯;学舞蹈出身的南方姑娘拍戏是“形势所逼”,在中国纯粹靠舞蹈难以生存,影视剧光环的加持十分必要;入行12年的山西汉子仍然混得不如意,骑虎难下的他成为孤注一掷的赌徒,准备押上自己的后半生……

1984年出生的西安人李锦豪当属年龄最大的,他的故事也最热血。32岁放弃家乡国企的悠闲工作,卖掉祖传的奥迪A6,买了台国产SUV来到北京读表演大专班。晚上,他把车停在树木茂密的路边,用遮光板挡住前排座位,放倒后排座椅在车里睡觉。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专修班毕业后,他在健身房办了张年卡,每天的作息规律得像个老头——中午起床,去健身房蹭网、读书,在马路对面吃碗面,去快捷酒店跑组,晚上健身,半夜回车里睡觉。所有的日程都围着演戏转,每天的花销只有14元。

半年后,李锦豪搬进了附近的公寓。他向南方周末记者展示了后备厢的床垫,这是他卧薪尝胆的纪念:“我一直信奉一句话,很多事情是你做了才会,不是会了才做。”

王悦在国贸坐上回燕郊的小面包车,她来飘Home酒店试镜投简历,往返需要两个多小时。(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图)

酒店狭窄的走廊里站满了怀揣明星梦的年轻人。(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图)

彭剑雄在走廊里,拍摄试镜的视频。(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图)

上一页1下一页
网络编辑: lee 责任编辑: 李楠 冯飞

相关新闻

“这辈子不能平凡地过” 炮制明星梦...
角色演员与一二三线的明星演员之间仍有很大差距
我们为什么热爱围观明星八卦?
明星让渡部分个人隐私,有时也是一种有意识的商业行为。有买有卖,你情我愿,这是我们围观权利的...
评论2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