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新版客户端

在这里,读懂中国

扫描二维码,立即下载

封建制度与“刑不上大夫”

作者:刘勃

2018-07-19 18:11:46 来源:自由谈

(本文首发于2018年7月19日《南方周末》)

古代大臣犯罪,都有一个好听点的说法。贪污不叫贪污,叫“簠簋不饰”,也就是吃了不该吃的;淫乱不叫淫乱,叫“帷薄不修”,也就是帐子里面睡错了人;无能不叫无能,叫“下官不职”,也就是本职工作没做到位

莎翁的名剧《李尔王》,讲李尔要根据爱他的程度,把国土分给自己三个女儿。这个做法,中国观众很容易觉得他是年老昏聩。但联系他“古代不列颠的国王”这个身份,李尔也有他不得不然的道理。

李尔的大女婿,是奥本尼公爵,至少在莎士比亚心中,这里就是苏格兰北部。李尔的二女婿,是康沃尔公爵,也有学者研究认为,康沃尔是指威尔士和西部边陲。这两个地方都很偏远,以英格兰为基本盘,控制起来非常困难。

根据剧中描写,李尔王年轻时极具王者风范,他是靠个人威望而不是制度保障统治着这辽阔的疆域。这也就意味着,李尔一旦老去,统一也就不可能维持了。所以,李尔趁着自己余威尚在,把国土作尽可能合理的分割,至少不能说是一招臭棋。至于后来事实上分得并不合理,这个锅反倒该由一句好话不肯说的小女儿来背。

同样的道理,西周为什么要实行封建制度,也就很好理解了。

今天的我们很容易看出,把土地分封给诸侯这种策略,对天子是非常不利的。

因为分出去的土地泼出去的水,天子从此就对之无法控制。而土地是不可再生资源,每一代天子都需要封建新的诸侯,天子手里的土地就会越来越少。越来越弱小的天子,是无法承担天下共主的重任的。

后来的历史发展,确实就遵循着这样一个逻辑。

但假如有事后诸葛亮穿越到西周初,向天子陈明这个事实,对历史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影响。

大帝国就像一栋大房子,不是随便砌个墙就可以,怎么支撑这个结构,需要很多基础条件。

比如交通建设。有了便捷的水陆交通,中央和地方就可以保证随时沟通,一旦哪里发生了动乱,中央掌控的军队,更立刻可以抵达并控制局面。西周达不到这个标准,老子鼓吹过去很美好,说“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就是对西周情境的追忆。

比如政府公文。政府运转,是以文件为媒介的。所以社会上要有足够多的识字人口,还要有廉价便携的书写材料,这样中央才能把自己的意志准确传达到地方。西周“学在官府”,文字普及率显然还不够高。

比如货币发行。这当然不是必要条件,但中央要有效掌控天下的经济命脉,到了大量使用货币的时代就会比较容易。而经济史家普遍认为,西周还根本没到货币经济的时代,当时的朋贝龟玉之类,最多具有一些类似货币的功能而已。

物质基础完全不具备,也就只能这样了。在这个简陋的物质基础上,自自然然也就“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了。在当时,争论它作为一种价值观是好是坏意义不大,它就是一种很务实的政治策略。

君主神圣,身为臣子理应为他奉献效死,这是忠君的内在动机;君权强横,遵从君主的意志可以得到奖励,反之则被严惩,这是忠君的外部动机。而心理学上有个规律,就是外在动机往往会削弱内在动机。

西周乃至春秋时代,国君对拥有自己的封地和军队的大夫,凭什么用刑呢?如果坚持要对某位大夫严肃处理,虽然成功一两次不难,却只会削弱贵族群体的忠诚度,总的看来还是得不偿失。这种情况下,国君还真是指望贵族的荣誉感、归属感现实一点。

汉朝贾谊曾给汉文帝上奏章,回顾古代的制度,说古代大臣犯罪,都要有一个好听点的说法。贪污不叫贪污,叫“簠簋不饰”,也就是吃了不该吃的;淫乱不叫淫乱,叫“帷薄不修”,也就是帐子里面睡错了人;无能不叫无能,叫“下官不职”,也就是本职工作没做到位……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厉(砺)宠臣之节”。

通过这样长期的荣誉感培育,大臣即使有了该死的罪,天子也只需要对他说:“这是你自己的过错,我对你还是很合乎礼的。”然后他就会很有觉悟地回去自杀了。

这和李尔让女儿表白有多爱自己,算是一个套路。

不过贾谊跟汉文帝说这些,自然是很不合时宜。秦汉之后,帝王手中拥有的权力,已经远非古代可比,完全可以靠行政手段,来制约控制官员。至于你还有没有荣誉感,也就是那么回事罢了。

(作者系大学教师、历史学者)

上一页1下一页
点击阅读 文明解码更多内容
网络编辑: 周凡妮 责任编辑: 陈斌

相关新闻

萨克岛,欧洲最后一块封建领土
2006年,萨克岛议会同意结束封建制度。岛民们表示难以接受制度的改变。另外,萨克岛又是全世...
正面传统,去“封建专制”之污名
“专制”通常是指一个中央政府有权决定其统治下的各级事务,与封建所包含的自治理念恰恰相反。因...
“封建”与帝制的比较
当时国内革命党的影响远不如立宪派,假如清廷甘愿转变为“虚君”而接受立宪,立宪派的力量加上朝...
评论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