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新版客户端

在这里,读懂中国

扫描二维码,立即下载

督查“国家队”,如何不背“一刀切”的锅
汾渭平原迎来八个月滚动督查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刘佳 南方周末实习生 黄佶滢

发自:陕西西安 2018-08-30 19:08:18 来源:环境

西安周至县的“散乱污”企业名单中,以猕猴桃配套的包装企业、塑料加工企业为主。(南方周末记者 刘佳/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8月30日《南方周末》)

厚厚的自查名单,一方面反映了地方政府的压力,能报则报;另一方面则是寄希望于环保督查,解决久违的顽疾。

环保督查组成了“钦差大臣”,却也背上了“环保一刀切”的锅。

万再峰走访后观察到,除了规划中需要关停的两类企业外,西咸新区大多企业都按照规范,装有环保处理措施,“这一点说明当地政府督办的力度较大。”

西安的一个灶台和铁锅成了网红,因为它们被一张落款“西安市临潼区西泉街道办事处”的封条封住了。

网友纷纷感慨:“环保检查连饭都不让做了!”

照片在2018年8月20日火的,就在这一日,“蓝天保卫战”的督查“国家队”走出京津冀和周边地区,一路向西部进军,来到汾渭平原。

很快,照片中的当事方,本被网友认作“始作俑者”的西泉街道办事处报警了。经过当地派出所查实,这张封条来自辖区整治“散乱污”企业时查封的排污企业机器设备,有人把它揭下来,贴在了自家的灶台上。

被撕的封条背后,是一场要持续8个月的车轮战,来自全国各地的281名督查队员分成90组,进驻11个城市各县区。

汾渭平原仅次于京津冀区域,是中国PM2.5浓度第二高、二氧化硫浓度最高的区域,2018年前7个月,全国169个城市的排名中,汾渭平原11城中有7个城市位列后20名。

由于起步晚了一点,撕封条等荒诞的场景在这里上演,作为建设中的中西部地区,保护和发展的冲突也更加激烈。

“天啊, 怎么都是馍馍店”

网红封条灶台虽然是移花接木,食品作坊被列上督查名单却是真事。

海南省澄迈县生态环境保护监察大队中队长陈东并没想到,督查组在抵达前就已经出名了。按照计划,他带队的西安第11督查组将在西安市周至县待上半个月。陈东在来陕西前做了大量功课,还专门请教了当地发电厂。

但是看到名单后他哭笑不得,“天啊,怎么都是馍馍店?”南方周末记者也注意到,在地方划定的“散乱污”整治企业名单中,不乏馍馍店、药店、食品加工厂等。

早在督查组到来之前,地方先有一轮自查,并提供了厚厚的问题企业名单。“这么多人下来督查,地方都开始着急了,有的市一连开了几次内部会。”山西环保系统一位官员说。

对于驻地的督查组来说,前期检查任务就是根据地方划定的企业名单,排查是否整改到位。

督查人员在检查工厂。(南方周末记者 刘佳/图)

在周至县尚村镇,督查组根据名单一路打探,找到了一家无名的食品加工厂,却发现是村内一对老夫妇自家的小麦磨制家庭作坊,只能摆手去下一家。

厚厚的自查名单,一方面反映了地方政府的压力,能报则报;另一方面则是寄希望于环保督查,解决久违的顽疾。

周至环保局的工作人员举例,“食品加工厂和馍馍店,是否无证经营,卫不卫生是最主要的,这些应该首先查经营手续,卫生许可,其次才是排放污染。但现在颠倒了,上来就说你因为污染要关停。”

由此,环保督查组成了“钦差大臣”,却也背上了“环保一刀切”的锅。

2018年8月初,西咸新区沣东新城建章街道的数十家两类企业(商混站和预拌砂浆站)面临关停和搬迁,找到媒体和生态环境部反映“被环保一刀切”,然而出示的证明是规划建筑局对违法建设的拆除告知书。

一位西咸新区管委会的知情人透露,两类企业关停实际上是由规划建设局和安监部门牵头,取缔的原因也不是“环保”,而是用地、规划、安全生产手续不全。直接导火索则是两起安全事故,共致死五人。“其中一起是在6月1日,安全生产月的启动仪式当天。”

正在建设中的西咸新区,70家左右的这两类企业只保留20家左右,为各新城自己根据使用需求保留,“完全可以满足新区的建设用量,因为此前还有供给西安、咸阳使用的量。”这位知情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撕掉封条生产的“散乱污”

与陈东的督查组一起,南方周末记者注意到,周至县经济贸易局根据塑胶生产、化工、废塑料加工等16个行业划定了一批“散乱污”企业名单,其中以猕猴桃配套的包装企业、塑料加工企业为主。

周至是西安最偏远的农业县,这几天,陈东所到之处,企业大多大门紧闭,贴上了封条。

西安周至县一家企业大门封条用胶带黏住了,但胶带有明显反复使用的痕迹。(南方周末记者 刘佳/图)

2018年8月26日,督查组来到哑柏镇哑兴村的一家无名塑料加工厂院外,大门紧锁,封条用胶带黏住了,但胶带有明显反复使用的痕迹。靠道路一侧的厂房建筑缝隙释放出了难闻的味道。“你闻,这是废塑料加工产生的挥发性有机物。”陈东凭经验判断。

“这家厂子早就停产了。”厂主联系不上,当地一位工作人员解释。而在厂院外的另一侧,一位正在育苗的村民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塑料厂每天夜里都会撕掉封条开工生产。

在镇政府工作人员的协调下,督查组进入厂院内,发现生产的机器尚有余温,而加工塑料的原材料正是垃圾回收而来的二手废塑料,没有任何经营和环保手续。按照要求,这家无名塑料厂属于被关停取缔范围。一天后的8月27日,哑柏镇政府对生产机器进行了破坏性拆除。

因为盛产猕猴桃,这个贫困县有不少类似的塑料加工和包装企业,以小作坊为主,督查过半,陈东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些表面贴封条、实际在偷偷生产的小作坊。

另一个让他印象深刻的,是远远看到的滚滚黑烟,驱车到现场,才发现是村民在烧垃圾,“和海南相比,这里的污染方式更加原始。”哑柏镇长王奖信跟陈东开玩笑,“你看在海南穿一天鞋都不脏,我这鞋一天一层土。”

相较于东部发达地区和经历了一轮轮强化督查的京津冀,汾渭平原的“散乱污”问题更加突出。

正在建设中的国家级新区西咸新区,施工工地到处可见,8月28日,泰州市兴化环境执法局副中队长万再峰来到一家名为环宇混凝土的公司,虽然公司值班人员解释称“正在按要求拆除中”,但仍有水泥罐车频繁出入,一辆车从半封闭的料场开出,掀起一阵矿砂,督查组组员感慨:“真是腾云驾雾而来。”

万再峰走访后观察到,除了规划中需要关停的两类企业外,西咸新区大多企业都按照规范,装有环保处理措施,“这一点说明当地政府督办的力度较大,就是企业在后期存在使用、维护不当的问题。”

由西咸新区改革创新发展局填报的“散乱污”企业的摸底台账簿上,企业名单更是多达4093条。

南方周末记者梳理生态环境部8月20日至26日一周的强化督查通报发现,汾渭平原发现涉气环境问题695起。其中,物料堆场未落实扬尘治理措施问题最多,共221起;未安装大气污染防治设施91起,“散乱污”企业整改问题88起,VOCs整治不到位82起。

其中,需整改企业很多还不在此前的已有清单里,陕西省西安市、宝鸡市,河南省洛阳市被屡次点名。

而在同时进行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强化督查中,“散乱污”企业整改问题梳理一周内的数量也只是个位数。

8个月滚动式督查

西咸新区环保局局长吴金文回忆,中央环保督察对西咸新区提出的问题给了当地很大警醒,铁腕治霾怎么治?首先是从设立专门的环保局开始,随着西咸新区托管辖区内行政和社会事务,原本建设和环保两家一体、3个人管环保的局面,发展成新区、新城两级均单独设立环保局。

早在2016年,中央环保督察就指出了西咸新区存在的重开发、轻保护问题。目前,被通报问题的数量不少,但西咸新区管委会表态“照单全收”。

除了划定详细的名单,开展关停整治,晋陕两省都在督查“国家队”入场前做了充足的准备。陕西的“关中地区大气污染防治专项督查”先行一步,两省不约而同对治霾不力的城市开展了集中约谈。

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至2019年4月28日,汾渭平原的本轮督查每组要进驻半个月,每个接受督查的县市将迎来16个督查组“滚动式”督查,排查问题与核查整改相结合。

“督办函固定的整改期限到了,就会安排当时的督查人员核实整改情况,有没有落实,比如整改期限是半个月,就相当于第3个组核实第1个组督查出来的问题整改。”一位生态环境部监察局的工作人员介绍。

与2017年京津冀及周边“2+26”城市的督查相比,此次针对汾渭平原的督查从地级市深入到区县,有些督查组只负责一个县,力度更大,“中央督查的力度,从部级层面督办,以前地方督查三个月解决的问题,可能现在一个月就解决了。”

人员选配上,这次督查延续了异地交叉督查的大兵团作战,以90个督查组、持续8个月,每组3人计算,汾渭地区就需要近5000人次,也能促进全国系统的执法人员进行交流。

与此同时,南方周末记者获悉,8月22日,汾渭平原大气污染防治协作小组办公室筹备会在西安召开,将由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任组长,成立后的协作小组将在信息上互联互通,强化重污染天气跨省应急联动机制,联防联控。

从万再峰手中接过接力棒的是来自广东梅州的环境执法人员,8月27日,第一批督查刚刚过半,梅州的组长就打来电话,询问准备情况。按照计划,下一组将在9月2日入驻。

不过,一位陕西的环保官员担心的是,被督查的重重压力之下,会不会有企业再制造类似“灶台封条”的谣言?“不了解真相的网民,情绪太容易被煽动了。”

上一页1下一页
网络编辑: 周凡妮 责任编辑: 汪韬

相关新闻

寿光洪灾:水库回应泄洪调度细节
“19号晚上六七点,当时入库流量达到1700立方米每秒,我们泄洪量是500,就向上级请示增...
被禁十年仍偷产 氟利昂:臭氧层杀手回...
破坏臭氧层的“杀手”,早在2007年就应停止消费的氟利昂CFC-11,但仍有企业偷偷使用,...
买买买vs洗牌重生 环保产业“冰与火...
一级市场融资难,二级市场又碰上股市全面大跌——数据显示,2018年1月-6月环保板块下跌幅...
北极高温,是真的吗
北极熊整体数量的稳定得益于各国禁止商业捕猎的决策,但在捕杀越来越少的21世纪,气候变化仍然...
评论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