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新版客户端

在这里,读懂中国

扫描二维码,立即下载

“第一次有了节目可能会录垮的后怕” 原创综艺《幻乐之城》的新尝试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李邑兰

发自:无锡 2018-08-30 19:08:04 来源:文化头条

原创综艺《幻乐之城》以戏剧、舞台剧、音乐剧为主要表演形式,在沉浸式的实景舞台上,明星与导演搭档共同完成音乐故事短片。每一部作品播出时,都会打上“实时演出画面,无后期剪辑”的字幕,以说明节目“所见即所拍”。(湖南卫视供图/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8月30日《南方周末》)

直到第四期,带着“王菲内地综艺首秀”光环的原创综艺节目《幻乐之城》才真正迎来一次话题高潮。

高潮制造者是王菲和女儿窦靖童。窦靖童与好友、独立影像导演麦子共同创作了八分钟的音乐“微电影”《幻月》。舞台背后,她要在一个临时搭建的电影棚内,实时完成八分钟的表演和演唱。没有后期剪辑,失误也不能重来。

窦靖童谈过《幻月》的来历。“我21岁,真的没有太多想要说的。但我也有年轻人的那种迷茫,迷茫与虚妄、向往的一种交错。”交流之后,她与麦子形成共识,要给观众制造一个梦境。她们最初的设想是,窦靖童在玩游戏,游戏中一次次回到原点,再来一次,就像人生的循环往复。

窦靖童觉得创意缺乏灵魂,后来有朋友贡献了主意。民间童话《猴子捞月》讲猴子捞不存在的东西,明知不存在,却非常向往。她们将《猴子捞月》的概念放进《幻月》,只不过玩的是“打怪”。窦靖童的梦里常出现一个黑影,她总也打不过对方,那就让她在这部作品里获得胜利。

麦子提前半个月来到《幻乐之城》录制现场,搭建舞台,预录视频素材。预录时,棚内立起14块电子显示屏,每块都出现窦靖童的影像,她要做十组不同的表演。麦子了解窦靖童,她不是演员,表演对她来说是困难的,但只要把她放进音乐里,她的表现就立刻不一样了,非常自然。“我希望做一部很像她的作品,她不需要扮演别人,她只需要做自己。”麦子说。

排练时,《幻月》充满了“垮掉”的风险。全片有多达24个音乐节点,窦靖童需要踩点换场,只能依靠自身记忆,现场工作人员不能喊叫提示她,否则演出会穿帮;传输信号也故障不断,一个环节出错,就如多米诺骨牌,可能全盘皆输。

在第四期节目中,窦靖童作为明星嘉宾与导演麦子共同实时完成了音乐“微电影”《幻月》。作为节目“体验官”,王菲与女儿同台,掀起了当期节目高潮。(湖南卫视供图/图)

演出正式开始。一块巨幕升起,露出闪光的“时光隧道“。隧道将《幻乐之城》分割成两个现场,观众看到的是舞台和巨幕,看不到隧道背后一个六千多平方米的电影拍摄空间。演员在后台表演,现场观众通过巨幕观看实时演出画面。待窦靖童和导演麦子携手走过时光隧道,巨幕才降下。

窦靖童完满地结束了表演。最后,镜头切换到坐在舞台一侧的“幻乐体验官”王菲。她已经热泪盈眶,几乎雀跃着,与卸完妆从后台来到舞台中央的窦靖童会合。她的小女儿李嫣也冲上台,祝贺姐姐演出成功。王菲母女三人出现在同一个舞台,在国内综艺节目中从未有过。

按照节目的设置,演员需要即时表演,不NG,几乎一气呵成,使短片既有音乐元素,又有电影质感。梁翘柏和洪涛为王菲设计了“体验官”角色,她参与作品创作的讨论,把控作品品位。(湖南卫视供图/图) 

王菲毫不掩饰对窦靖童的夸奖,一改公众面前惜字如金的形象。她滔滔不绝地点评道:“这是我迄今为止看到的最点题的一个作品!这个作品命题有点深刻,其实每个人最难玩的游戏就是你们自己的人生……”主持人何炅试图加入谈话,也被她打断:“我还没说完,我很激动,我还想说。”

《幻乐之城》于2018年7月20日首播。窦靖童的表演基本概括了节目的样貌:明星与导演搭档,于沉浸式观演舞台表演,音乐表演是主要形式,嘉宾提供灵感,专业人员加以创作,共同完成八分钟左右的音乐故事短片。每期节目时长近两小时,邀请四组明星嘉宾,各自完成一组作品。

“真实纯粹”是《幻乐之城》最看重的,也是最大的卖点。每一部作品播出时,都会打上“实时演出画面,无后期剪辑”的字幕,不断提醒观众,拍摄一气呵成,所见即所拍。

“每一个都可能 成为压垮我们的稻草”

《幻乐之城》的电影拍摄空间为6000平方米,是《我是歌手》录制场地的五倍,工作人员达800人。

湖南卫视综艺节目导演洪涛在《幻乐之城》担任监制,他的成名作是《超级女声》。他导演的《我是歌手》是引进版权的,《幻乐之城》则为原创,没有经验可循。

在洪涛看来,《幻乐之城》的困难远不止录制空间庞大。2018年6月22日,《幻乐之城》开播前半个月,他在微博贴出长文:“做过这么大节目的我居然没有信心能实现我们所有的构想,甚至第一次有了节目可能会录垮的后怕……来自艺人的、资源的、时间的压力每一个都可能成为压垮我们的稻草。”

《幻乐之城》的播出时间正值每周五的黄金档,各大卫视在同一时段比拼综艺节目,《幻乐之城》就面对着老牌热门综艺《中国好声音》。第一期播出后,《幻乐之城》收视率没有破1;第二期录制,节目组临时决定调整演出阵容,替换更有知名度和话题性的演员。可是,距离节目录制还有三天,去哪里寻找合适的演员?火烧眉毛之际,节目总导演安德胜半夜三四点给洪涛打电话求救。

挂掉电话后,洪涛想到了演员贾乃亮。贾乃亮的表演能力他见识过,他们还一起去KTV唱过歌。他连夜给他打电话,基于彼此信任,还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贾乃亮答应了邀约。三天后,贾乃亮以“神秘嘉宾”身份救场。

8月21日,南方周末记者抵达无锡国家数字电影产业园。这里是《幻乐之城》的录制地,节目录制到第九期。现场安保非常严密,手机、手表、包袋一律上缴。大家入棚坐定,开始历时五小时,包含四组唱演作品的“幻乐”之旅。一组表演嘉宾还在场地内刷油漆,录制因此延迟半个多小时才开始。

演员李光洁是当天的唱演嘉宾之一,他和搭档、导演辛爽带来的作品挑战了两个“第一次”:他第一次演喜剧,这也是《幻乐之城》的首部喜剧作品。李光洁开口演唱时真的忘词了,“体验官”王菲笑个不停。她认为这部喜剧最好笑的就是李光洁忘词,“就像小孩子站着没憋住,一下就流尿了”。

后来安德胜介绍,李光洁的这部喜剧排练了三天。第一天看“都疯了,里面的打斗一团乱。多说一句话,走位多一个位置,感觉就不一样。所有的细节都要恰到好处”。

李光洁的中戏校友秦海璐是另一位表演嘉宾,她也挑战自己,首次演出古装武打戏。秦海璐既要顾及表演,又要换场,忙乱中绊到台阶上,狠狠摔了一跤,她形容“直接摔了个大烙饼”。眼看作品要“凉”了,秦海璐迅速爬起来,完成了下一场表演。观众看不到后台,透过大荧幕,只能看到影片下半段她略微不自然的表演。节目播出时,李光洁的忘词和秦海璐带着遗憾的作品,将如实呈现。

演员任素汐和马思纯都在《幻乐之城》舞台上呈现过精彩的表演。任素汐唱着汪峰的《儿时》,演出一段儿时和父亲的成长故事;马思纯则以范晓萱的《氧气》串场,声泪俱下地演出了对逝去恋人的找寻,打动了许多观众。

但马思纯、任素汐这样既会演又唱得好的演员“可遇而不可求”。录制节目前,专业如窦靖童都感到紧张,还要咨询好友马思纯需要注意什么。洪涛记得,录制第五期时,节目组请来了歌手容祖儿,头几天彩排容祖儿的演技毫无体现。他们只能不断强化训练,好在她有好嗓子,弥补了表演上的一些缺点。“我们一直在表演和演唱上找平衡,最终实现感染力。“洪涛说。

技术上遇到的问题更多。“比方说,导演的想法,美术能不能够到位;现场就是一个小音箱跟着演员走,还要保证能唱好,和现场乐队配合默契;灯光、音效一定要大家反复磨合,细致到秒和帧。”洪涛向南方周末记者形容,“相当于造巨大的宫殿,但同时要兼顾每一个小细节。”

“每一次‘秀’都是一个体系化工程,小到音效这个点,一个不到位就会觉得很假,让人觉得是在念台词而不是真实地演。给观众营造身临其境的真实效果,是需要花费精力的。”安德胜说。每期节目录制前后,他都几乎不眠不休,手机里超过200个微信工作群,每个都在呼叫“安导”,事无巨细。

现在会说:“为什么不去 试一试呢?”

《幻乐之城》的创意来自香港著名音乐人梁翘柏。他是《幻乐之城》的发起人和联合出品人,在《我是歌手》时就和洪涛搭档,担任音乐总监。

2017年底,梁翘柏突发奇想,希望把自己喜欢的音乐和电影结合起来,做一档不一样的综艺节目。他自己拍摄了一部样片,一位歌手唱黎明的《心在跳》,由此编出故事。短短七分钟,故事讲述一对恋人从相识到相恋,再到生离死别。

梁翘柏第一时间把短片拿给洪涛看,洪涛“很震惊”。短片有音乐元素,又有电影质感。演员即时表演,不NG,镜头几乎一镜到底,七分钟内既要考验歌唱能力,又要考验表演,以及情感带来的触动。电影工业有自己的一套游戏规则,演员表演常常需要反复重拍,大量场景依靠特效、后期剪辑方能实现。梁翘柏想挑战传统,这成为《幻乐之城》的看点,也是难点。

这样看似“高冷”的节目,观众能不能接受?洪涛心里非常忐忑。他的另一重身份,是湖南广播电视台卫视频道总监助理,负责台里的节目创新。接到梁翘柏的创意概念时,洪涛团队原本有另外两档节目可以选择,一档是他拿手的音乐游戏综艺节目,另一档是真人秀。最终他们选择了最没把握的《幻乐之城》,“愿意给行业提供一种新的选择,做一次新的尝试”。

《幻乐之城》第一期中,演员任素汐用汪峰的《儿时》演绎了一段儿时和父亲的成长故事。(湖南卫视供图/图)

易烊千玺在《对不起》中,饰演了渴望成长的叛逆少年,并演唱了自己的新歌《舒适圈》。(湖南卫视供图/图)

概念之外,如何创造可行的模式,梁翘柏和洪涛做了很多构想。最初,他们设想采用竞演方式,四组表演嘉宾比拼作品,这样可能具有更强的戏剧张力,更能吸引观众,但节目也许两小时都播不完。最终,他们决定放大该放大的细节,完整展现作品,放弃竞演,改为作品加真人秀。作品在现场完成,通过影像展示作品创作的前期构思、幕后故事,解密特效技术。

洪涛回忆,因为时长,第一期里他们差点把一场即兴互动剪掉。“唱演人”雷佳表演了一段盲女的故事,表演完毕,主持人何炅根据观众观演时的心动曲线,找来起伏最大的一位互动。恰好被选中的观众叫杨颖,而演员杨颖的丈夫、“唱演人”黄晓明恰在现场,何炅不忘调侃一番。

杨颖发言,说她喜欢雷佳的表演,但要告诉王菲,自己是窦靖童的粉丝。王菲在她点评前,刚评论完雷佳的表演,形容“哪怕眼盲的孩子,妈妈也一定要给她最彩色的东西”。杨颖最后说:“我感谢你给童童编织了一个彩色的梦。”言语一气呵成,流露出真实情感,并非编出来的台词。讨论再三,节目组决定留下这段互动。

请动王菲是梁翘柏的功劳。他与王菲是多年好友,2001年就为王菲打造专辑《王菲2001》,2010年又担任王菲复出演唱会的音乐总监。“很多人请不到她,并不是她不愿意参加,其实是不懂她。我知道她愿意做什么,不愿意做什么,她也知道我不会让她做不愿意做的东西。”梁翘柏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最终,王菲以远低于“流量明星”,当红“小鲜肉”片酬的友情价加盟《幻乐之城》,外界盛传的“上亿天价片酬”并不属实。

梁翘柏和洪涛为王菲设计了“体验官”角色,她参与作品创作的讨论,把控作品品位。梁翘柏了解王菲是直率的人,“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她会直接说出来。她的接受能力也很强,喜欢做一些新的尝试”。

一个令人尴尬的现实是,即使请来王菲,制作成本颇高,拔高表演嘉宾的“咖位”,第九期节目还请来巨星莎拉·布莱曼演出助阵,《幻乐之城》每期的收视率也没有破1。洪涛反复强调,这是国内综艺节目的“新物种”“新实验”,仍有不少人对节目似懂非懂。

“你说这是打击吗?我不觉得是打击。我们在为行业贡献新的题材,对我们自己内部人也是一种磨炼。”洪涛举已经离职的湖南卫视导演廖珂为例。廖珂团队制作的《中国最强音》也是大投入,请来章子怡、罗大佑担任导师,节目最后没红,但他们积累了经验,后来做出了《花儿与少年》这档受到欢迎的真人秀。

“《幻乐之城》起码能够让我们知道,用什么样的资源去调度以后更大的题材。说一句不恰当的,如果让我做奥运会开幕式,以前我会说‘我不行’,但现在如果有这样的机会,我会说,‘为什么不去试一试呢?’在自信上,在自己内功的修炼上,我觉得这个节目是非常好的经验。”洪涛说。

上一页1下一页
网络编辑: 柴颖瑞 责任编辑: 宋宇 邢人俨

相关新闻

《中国好声音》只剩下李健的段子了?
遗憾的是,李健的有趣也无法拯救“好声音”里声音的平庸,毕竟这不是《中国好导师》或者《中国好...
《中国新说唱》开播在即,亚文化该如何...
暑期档,除了电影圈热闹非凡,网综节目的战役也是越发激烈。
《足球解说大会》背后的中国球迷生态
多年来,80后周斯辰一直以球迷自居。
评论1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