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盘上的导演:“让我走一走电影这条路”

(本文首发于2020年5月14日《南方周末》)

《觅渡》剧照 (受访者供图/图)

2019年6月,王思的《美森谷地》在北京蓬蒿剧场展映,他的口袋里特地放了几颗石头。年轻的时候,他读过欧洲著名导演路易斯·布努埃尔的电影传记,里面有一个情节——布努埃尔在咖啡馆放映第一部电影的时候,口袋里会装满石头,因为当时骂声太多了,以至于维护他的观众与那些骂他的观众打了起来。

王思口袋里装石头也有这样的象征意味,想要回应那些愿意支持他的观众,只是当时现场的观众实在是太少了。他曾在剧院做过多年的导演、编剧和演员,2019年正式成为一名独立导演。

2020年3月底,蒋能杰蹲守豆瓣,为每一个标记想看他的纪录片《矿民、马夫、尘肺病》的用户发送百度网盘的链接,免费分享给观众。

在蒋能杰之后,蝉鸣知了(下称“蝉鸣”)是第二位“网盘导演”。他的作品《擦一擦你那满腹经纶的道貌岸然》(下称《擦一擦》)最初在豆瓣上仅有300人标记想看,网盘“上映”一个月后,4298人看过该片,另有3892人标记想看。

蝉鸣并不喜欢网盘导演这个词,在他看来,网盘只是存储介质。“那么多的视频网站,扔自己片源的导演们为何不扔在上面,只能选择网盘,这才是问题。能这么做,是导演拥有片子的全部版权,或者片子就是导演自己出钱拍的。”

“导演将自己的电影扔网盘是无奈之举,人都是有诉求的,我没有放二维码也不接受任何票钱,所以我的目的并不是赚钱。”蝉鸣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受蝉鸣的影响,王思也将自己的作品上传到网盘,效果显而易见。“尽管我没有办法组织100人一起在电影院看我的电影,但是网盘放出去后,有那么多观众找到我,说会在他们的人生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2020年4月28日,另一部尘肺病题材影片《郁川浮游》也以网盘的形式公映。“网盘真的是最后一个被别人看见的办法了。”该片导演、“95后”邵然对南方周末记者说。邵然今年25岁,送过快递、当过收银员,2019年刚从浙江科技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

2015年,邵然开始接触尘肺病群体,重庆北部城口县的一位患者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最喜欢的就是拿着一根核桃树的树枝,在手里把玩,然后眼睛看天花板,发呆,眼珠子一直在转动。”

蒋能杰看完电影很激动,打电话给邵然,一半聊电影内容,一半聊自己的现状和经验。邵然毫不掩饰对蒋能杰的崇拜:“他一直在坚持,我想象不到十年以后是不是还能够再坚持这个事情,而且他真的可以有进有退,既能把自己保护得很好,又能接着做这个事情。”

5月1日,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大四学生承嘉斌把自己的第二部独立作品——二十分钟短片《觅渡》上传到了网盘,并放出了分享链接。“在后疫情时代,电影或许可以有新的途径,特别是对于非营利目的的独立电影、短片。如果这股浪潮足够汹涌,那么一定会形成巨大的力量。”

但他很快收到来自学院派的批评声音:制作粗糙、作品存在很多语法错误,可能让独立电影被贴上品质差的标签。

另一种批评来自业内对这种特殊路径的困惑。通常情况下,一部电影的问世主要有两种路径:进入主流电影工业体系,最终进入院线;在电影节、剧场等场合展映。

网盘电影,则在这两种路径之外。

《郁川浮游》剧照 (受访者供图/图)

极小成本电影

《美森谷地》剧组只有王思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