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制批评和监督,将来你要被抛弃”

陕西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任贤良出了一本关于“舆论引导艺术”的书,认为领导干部应该从媒体的上级变成被监督者

陕西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任贤良出了一本关于“舆论引导艺术”的书,认为领导干部应该从媒体的上级变成被监督者

你管住了本地媒体,管不住中央和外地媒体,管住了境内媒体,管不住西方媒体,管住了传统媒体,管不住网络媒体,总是“东边日出西边雨”,很被动。

老是反对低俗,什么叫低俗,什么尺寸?要拿出判断依据,不能因人而异,因时而异,因事而异,把通俗说成低俗,重一下,轻一下,这样的行政成本很高。你看国外的三级片,标准就很具体,“一具体就深入”。

有时候光靠行政命令,一时管用,但长远效果不一定多好。不能简单说不许报,或者发个新闻通稿。你看石首事件,才发两三篇,那边网上发了几百篇,老百姓当然跟着它走了。

任贤良

当过15年记者、连任两届中国记协副主席的陕西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省广电局局长任贤良,最近出版了一本名为《舆论引导艺术——领导干部如何面对媒体》的书。

书中列举了SARS、孙志刚案、周老虎事件、石首骚乱、邓玉娇案等近年来国内的热点新闻,一一解析官员应对舆论的得失。

任贤良说,领导干部应该完成角色转换,从媒体的上级变成被监督者。这位原新华社陕西分社社长像是写教材一样,向他的领导干部读者们介绍什么是新闻,以及如何正确面对舆论监督。他还特意强调,对都市类报刊和网络不应看作杂音;而“头上长角,身上长刺”的记者,往往是为数不多的优秀记者。

事情发生了,你能堵得住吗?

你啥事还没做,就夸夸其谈,有突发事件发生,你还说什么低调,都是错误的。

南方周末:你的读者可能有两类,一类是宣传部门官员,一类是其他干部,特别是党政一把手。

任贤良:主要是给一线的党政领导看的,关键是他们真正意识到正确面对媒体的重要性。宣传部主要是操作层面,操作是一方面,但关键在于决策。

南方周末:我感觉你苦口婆心,甚至要告诉干部,中国的记者和外国记者不一样,是很和善的,帮你忙的。

任贤良:笔在记者手里,一些干部有抵触心态,心里害怕。要让大家理解媒体,新闻是第二位的,第一位的是你事情已经发生了,不发生,也就不会有新闻,除非你捏造。

南方周末:你举了吕日周的例子,说明主要领导对舆论监督支持的重要性。我们发现,一个地方的舆论环境松紧,与主要领导往往有关系。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任贤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