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儿为什么这样红

这几十年来红歌在中国的处境反反复复。总是在一盘散沙凝结起来的过程中,就会产生这种集体性很强的歌。现在,红歌的需求就又出现了。

这几十年来红歌在中国的处境反反复复。总是在一盘散沙凝结起来的过程中,就会产生这种集体性很强的歌。现在,红歌的需求就又出现了。

“今天应该是一个多元化的社会,不能有了红歌,别的歌就低人一等。宏观地说,崔健的歌也是红歌,很有社会责任感。”

红歌又要“红”了

红歌又要“红”了。对于已有的红歌,一档叫《红歌90年》的节目将于建党90周年前后在中央电视台一套黄金时间播出;对于新创作的红歌,36首“唱响中国”歌曲经过一年多的征集、评选和制作,已于5月开始在全国各大电视台及电台滚动推广。

2011年6月2日开始,中央电视台9号演播厅连续十几天录制《红歌90年》。这是迄今为止规格最高的同类电视节目,中宣部主抓,两个月前建组。

为《红歌90年》担任撰稿工作的朱海两个月前接到这个任务,这部为建党90周年献礼的电视文艺专题片一共10集,七一前后连播10天。《红歌90年》分访谈、演唱两大块。光看演唱阵容,对其规格就一目了然。内地歌唱家从王昆、郭兰英、李光曦、于淑珍、殷秀梅、阎维文、毛阿敏等,一直到宋祖英、彭丽媛,此外,张明敏和刘德华也会代表香港特别行政区唱红歌。访谈嘉宾有《国歌》作者聂耳、曹火星(《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新中国第一代音乐家劫夫 (《我们走在大路上》)的后人,有不同历史时期典型人物,如草原英雄小姐妹、雷锋当年的战友和现任班长、铁人王进喜的儿子、孔繁森女儿、抗震小英雄等。

片子一共选了170多首歌,呈现中国共产党90年历程,“每首歌都是传承下来的红歌经典。”朱海说。

入选的大多数作品都是以抒情为基调,歌颂美好为前提,比如《我的祖国》、《让我们荡起双桨》、《红梅赞》、《绣红旗》等。而“那些口号式的歌很快就被忘却了,”朱海说。“红歌代表主流声音”,朱海这样解释歌曲的选择理由。

例如《延安颂》,唤起当年许多年轻人奔赴延安;比如吕其明的《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和秦咏诚的《满怀深情望北京》,这样的歌就是一个记忆,蕴含那个时代的美。《黄土高坡》也被选入,流行歌曲也可以成为红歌,朱海觉得艺术样式不能决定是红是黑,决定的是歌曲内容,爱党、爱国、展示故土情的都可以是红歌。《红歌90年》将成为庆祝建党90周年高唱红歌的一个高潮,而另一个名为“唱响中国:群众最喜爱的新创作歌曲”的新红歌征集活动早在2010年7月14日就已经启动,同样也是为庆祝建党90周年而发起,由中国音乐家协会、中央电视台联合举办。“六好一强”是这次征歌活动的宗旨——共产党好、社会主义好、改革开放好、伟大祖国好、各族人民好、人民军队好、时代感强,同时,作品必须易于传唱。

征歌活动采用了歌唱比赛常用的监督体系,请来了公证处监督,抽签产生33位专家评委,经过四轮评选,选出36首“唱响中国”入围歌曲。2011年5月,制作出MV,在各大电视台及电台滚动推广。

5月31日,10首新红歌率先出炉,《走向复兴》拔得头筹,这首进行曲式的作品被认为“在中华民族走向复兴的道路上,起到一种催人奋进的激励作用”。

入围的36首新红歌在推广阶段得到了各省市的支持,据报道,其中重庆市于2011年4月下旬掀起红歌传唱热潮,“要求人人学唱36首歌曲&rdqu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