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南方周末

微信号

如果不去关心人民的疾苦,我当什么总理!

作者:朱镕基

最后更新:2011-09-09 10:30:41 来源:南方周末

本文原标题为《值得纪念的五年》。2003年1月27日,朱镕基同志主持召开国务院第九次全体会议,这是朱镕基同志在会上讲话的一部分。

我搞了五十多年的经济工作,我能深刻体会到我国的这种“综合征”,日子稍微刚好过一点,就搞浮夸的作风、盲目的自满、莫名其妙的折腾、无知的决策。

我非常担心的就是搞“城镇化”。现在“城镇化”已经跟盖房子连在一起了,用很便宜的价格把农民的地给剥夺了,让外国人或房地产商搬进来,又不很好地安置农民,这种搞法是很危险的。 

2003年1月27日,朱镕基主持召开国务院第九次全体会议。 (人民出版社/供图)

我们要时时刻刻关心农民,不要轻视农民

不要以为现在形势好了,就应该去搞汽车、搞房地产、搞什么主题公园,把农民丢在一边了。

今天的会议是本届政府最后一次全体会议。过去的五年,是新中国发展史上一个相当特殊的阶段。一是正面临着世界经济不景气,亚洲金融危机对亚洲许多国家都造成了灾难性的影响;二是面临国内大量困难,包括1998年的特大洪水、1999年的相当大的洪水,遭受了自然灾害;又正赶上产业结构调整的关键时期,国内市场不景气、生产萎缩,造成1997年1000万职工下岗失业。回忆这五年,能够走过来,确实不易!没有想到我们不但克服了这些困难,而且还利用这个机遇,极大地发展了自己。虽然不能说这是历史上发展最快的时期,因为我们过去百分之十几的经济增长速度都有过,但确实是历史上经济效益最好的时期、国民经济持续健康稳定发展的时期。我们可以用一些数字来说明这个问题。比如在基础设施建设上,这五年的投资是过去几十年的两倍甚至三倍。这是一个多么大的建设规模啊,不但改变了自然和社会的面貌,也改变了人民生活的状况。我想,这是由于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第三代领导集体高瞻远瞩,统揽全局,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同时,也由于国务院坚决贯彻党中央的指示,具体落实政策,克服了重重阻力,一抓到底,政策到位,项目到位,资金到位,各种监督到位,保证了建设的顺利进行。

第一,如果我们不是始终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正确地实施和加强宏观调控,是不可能取得今天这个成果的。党中央决定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以后,我们集中力量发展基础设施建设,整个面貌就改观了。我们并不是只集中于交通运输建设,在水利建设方面和其他方面也下了很大的工夫和力量,这是长远的投资。这些都发挥了很大的效果,不但拉动了生产的发展,把原来萎缩的国内市场带动起来,而且支持了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与此同时,我们还实行了稳健的货币政策,严格地控制信贷,主要是保证企业的流动资金和国债项目的配套资金,没有造成全面的过热。这才使我们有可能在这五年里面,发了6600亿元国债,也贷出了两三万亿元的银行贷款,使财政收入每年都增加,创造了历史最高纪录,过去一年增加财政收入几百亿元,而这几年每年增加1000亿元到2000亿元。中央把这些大幅度增加的财政收入,大量地转移支付到中西部地区去,中西部地区的农村义务教育和基础设施建设才有今天这个局面。在这五年里,曾三次增加机关、事业单位人员工资,中西部地区增加工资都是中央拿的钱。这样有利于逐步缩小东西部地区的差别,至少使这种差别没有急剧地加大。

第二,如果我们不是始终坚持以农业为基础,坚定不移、扎扎实实地解决“三农”问题,也不可能有今天这样好的局面。这五年,我们在农村、农业、农民问题上下了很大的工夫,特别是着眼于提高农民的收入。为了促进农村的义务教育,中央财政帮助地方给教师发工资、搞教室危房改造。为了解决农村合作基金会、城乡信用社的问题,我们发放再贷款2000亿元,主要是还给农民。为了减轻农民的负担,在农村搞“费改税”,中央一年要拿出几百亿元,去年拿了250亿元,今年拿了300亿元,今后还会拿更多。帮助一亿多农民到城市里来打工,使农民增加了一大笔收入。我们要始终牢记这一点:农业是基础,要扎扎实实地去提高农民的收入。这一点,今后绝对不能放松。我们要时时刻刻关心农民,不要轻视农民,不要以为现在形势好了,就应该去搞汽车、搞房地产、搞什么主题公园,把农民丢在一边了。国民经济缺了农业这条腿是绝对不能前进的。社会购买力主要是在农民,农民的购买力不提高,国民经济怎么能够持续发展?

第三,如果我们不是始终坚持改革开放的方针,敢于跨越,进出口就不会大幅度地增加。没有进出口大幅度的增长、外汇储备大幅度的增加、投资环境大大的改善、外国直接投资大幅度的增加,是不会有今天这个局面的。我们原来曾经预计亚洲金融危机以后,有两年或三年外贸出口可能会出现负增长,但由于实行了一系列的政策措施,而且一抓到底,结果外贸出口不但没有出现负增长,反而是大幅度地增长。特别是去年,全世界的出口停滞不前,有的国家甚至萎缩,我们却大幅度地增加。另外,因为我们坚决打击走私,打击出口骗税,海关税收大幅度增加。对走私、骗税、骗汇的人不能手软,这方面还要严抓。如果没有这几年的打私行动,外贸怎么能出现今天的局面?不可能的!我们也确实没有想到外商直接投资能增长这么快,去年外资实际到位528亿美元,位列全世界第一,我们讲的是外商直接投资。外商直接投资促进了国有企业的改革,改进了企业的经营机制。这些都是我们过去不能想象的。

第四,如果我们不是始终坚持科教兴国的方针,把大量的资金投入教育领域,我们的教育和科技事业的发展也不会有今天的局面。首先是农村义务教育事业实现了根本性的转变。过去是欠教师的工资,几个月甚至两三年都没有发过;现在工资能按时发了,在农村谁都想去当教师了。我们把工资收到县里来发,等于中央财政给了保证。这件事情有极大的意义,因为一个民族没有教育水平的提高是没有前途的。我想,这五年义务教育的发展,是历史上所没有的,包括高中的扩招、职业教育的发展等等,极大地加强了我们民族的实力。这不仅是一个经济的实力,而且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战略资源。

朱镕基语录

“自己不勤政,又不廉政,吃吃喝喝,乱批条子,任人唯亲,到处搞关系,把国家财产不当一回事,你坐在主席台上面作报告,下面能不骂你?”

——1993年朱镕基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说

“反腐败要先打老虎后打狼,对老虎决不能姑息,准备好一百口棺材,也有我的一口,无非是个同归于尽,却换来国家的长久稳定发展和老百姓对我们事业的信心。”

——查出陈希同案后,朱镕基极为震怒

“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勇往直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1998年3月,九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选举朱镕基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

“请大家不要误会,死而后已不是说我要老呆在总理这个位置上,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说只要我活着,还有一口气,我就要为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2001年3月15日,朱镕基在九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记者招待会上说

“桌子是拍过,眼睛也瞪过,至于说我这样做是为了吓唬老百姓,我想没有一个人相信他这种说法。我从来不吓唬老百姓,只吓唬那些贪官污吏。”

——2002年3月15日,朱镕基在九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记者招待会回答记者提问

“我只希望在我卸任以后,全国人民能说一句,他是一个清官,不是贪官,我就很满意了。如果他们再慷慨一点,说朱镕基还是办了一点实事,我就谢天谢地了。”

——2000年3月15日下午,朱镕基在人民大会堂会见采访九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记者并回答提问

 

社会保障体系是安定社会、安定人心的百年大计

去年我的眼睛已经很不好,医生要我动手术,但我没有动,就是一定要到长江、黄河、松花江、嫩江沿线走一遍。

还有一条,我们如果不是始终坚持以社会稳定作为一个前提,建立和完善社会保障体系,我们也不可能有今天这样好的局面。从1997年以来,我们在建立、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和实施再就业工程方面做了大量深入细致的工作,出了不少政策,中央财政为此花了很多钱,这些钱都是从中央财政预算里拿的。中西部地区都要靠中央补助。特别是再就业服务中心的建立,中央财政拿60%,地方财政拿10%到20%,基本上都是财政拿的钱,还有一部分是从社会保障基金中的失业保险里拿的。没有这个,社会怎么稳定?人心哪能有现在这样安定?这是一点也不能放松的,特别是去年我们出台的新的再就业政策,一定要继续把它贯彻到底。绝不能忽视这一点,忽视这一点就到处出事,怎么搞建设?辽宁省作为全国的试点,基本上已经获得了成功。其他省区市都可以参考它的经验,把社会保障体系搞得越来越完善。这是一个安定社会、安定人心的百年大计。

所有这些成绩的取得,都是党中央高瞻远瞩、指挥若定的结果,同时也与国务院各部门包括我们今天全体会议的成员、全体工作人员的努力分不开。过去的五年对我来讲,是我生命历程中最值得纪念的五年,因为我有可能给老百姓更好地办一点实事。我也相信对在座的诸位来讲,过去的五年也是你们生命历程中值得纪念的五年。水利部的同志们,你们回忆一下,这五年间你们干了多少事情,过去你们什么时候能够干这么多事情!大江大河堤防,全部整修达标了,安然度汛。去年我的眼睛已经很不好,医生要我动手术,但我没有动,就是一定要到长江、黄河、松花江、嫩江沿线走一遍。在烈日炎炎之下,凡是我在1998年、1999年曾经去过的地方,我去年都去走了一遍。我不去看,我不放心,如果又是“豆腐渣工程”怎么办?如果在我卸任前夕,来一次大洪水把大堤冲垮了,我怎么向老百姓交代?看了以后,我放心了。当然,我只能是重点地看一看,但是我从这个对比看出钱没白花。这些堤防的工程质量不是一点没有问题,国债项目的资金不是没有被挪用过,但总体来说这个钱花的值得,成效是看得见的。在长江、黄河、松花江、嫩江流域生活着这么多的人民,要靠这些江河才能够滋养生息。要是不能保证防汛安全,让人民群众每年有几个月的时间都花在修堤上,他们还怎么发展生产?现在可以说彻底地改变了面貌。

所以,我们大家都应该永远不会忘记过去五年一起工作和战斗过的日子。我特别感到我们国务院全体成员,这五年工作在一起,风雨同舟,和衷共济,我们的关系建立在互相信任的基础上,是一种相互默契。我确实感到我们国务院每一个成员,都在尽心尽力地工作,尽管不是每个人的工作都那么出色,但是我知道每个人都尽了最大的努力,都无愧于这五年。我衷心感谢在座的各位,感谢国务院的全体同志对工作的支持、对我本人的支持。没有这种相互的信任、互相的默契,过去的五年里我们不可能作出这么大的成绩。我只要说句话、打个电话,大家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不用我说太多的话,大家就都一起去干。应该说,这是我人生历程中生活最愉快的五年,也是体会到自己还有一点价值的五年。这个价值就是,我跟大家一起,确实能为老百姓办一点实事。当然,在过去的五年里,我对同志们有过很多批评,也许有些同志感到跟我在一起不太自在。不管我批评得对或者批评得不对,我都请同志们谅解,请同志们相信我是出于公心。大家还了解我这个人吧,不搞阴谋,没有私怨。在这最后一次全体会议上,我一方面对同志们的努力、作出的贡献表示感谢,向同志们对我本人的支持表示感谢;另一方面,也请求同志们对我过去五年工作中的缺点、失误或其他方面的问题予以谅解。

我现在最担心的是经济过热

现在有很多的苗头,如果不加以注意的话,经济状况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对今后的工作,党的十六大已经确定了方针,中央的各次会议已经做出了部署,我们要坚决执行。因为本届政府就要到期了,我现在感到有点儿担心的就是一件事。我想对那些留下来继续工作的同志们说一说,提醒你们注意,我现在最担心的是经济过热,我已经担心一年了。我不会公开地讲这个问题,我只在领导层来讲这个问题,我就是担心经济过热。现在有很多的苗头,如果不加以注意的话,经济状况就会一发不可收拾。我搞了五十多年的经济工作,我能深刻体会到我国的这种“综合征”,日子稍微刚好过一点,就搞浮夸的作风、盲目的自满、莫名其妙的折腾、无知的决策。我讲过房地产的过热,但是我发现绝大多数同志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总是首先来一句话:“总体上都是非常好的”,然后说那么一点点的问题。绝对不是这样!这种过热是不得了的,1993年就是房地产的过热,结果现在的海南岛还是“遍体鳞伤”。我看外国的报刊,都在讲中国的泡沫经济已经形成,房地产过热,风险太大。我们银行的同志一定要意识到这一点,因为这些钱都是银行的。我再一次向银行的同志忠告:你们也许这两年就升官了,你们也许就不会再干银行工作了,以为出了问题可以让后来人收拾。本届政府的金融体制改革还没有完成,还没有建立健全机制;但是在没有建立这个机制之前,我们共产党人已经搞了几十年经济了,还是应该负责任的吧。你们别把这个包袱留给后人,盲目地发展。我非常担心的就是搞“城镇化”。现在“城镇化”已经跟盖房子连在一起了,用很便宜的价格把农民的地给剥夺了,让外国人或房地产商搬进来,又不很好地安置农民,这种搞法是很危险的。这跟中央的政策精神根本不符合,我们曾经多次讨论过,就怕这个东西。中央政策研究室有一份简报《造镇运动劳民伤财》,我建议大家看一看。简报讲的是河南洛阳农村地区,从2001年开始“造镇”,遍地开花,搞了两年,既没有统一的规划,也没有资金的来源,反正是大搞房地产、圈地。没钱怎么办呢?本来是单层的房子,在靠街的一边盖一道墙,造成一个看起来好像是两层、三层楼的样子。这种做法我们过去已经有了,不是他们的创造发明,都是假的呀!我不知道他们的钱从哪儿来的,乡政府、县政府哪有这个钱?要不就是银行的钱,要不就是挪用了教育资金。我看中央政策研究室的这个简报,问题比国务院的简报揭露得要尖锐。1993年是在大城市,在海南、北海这些地方搞,将来要是全面开花,都来“造镇”,形成运动,那怎么得了!我们银行的同志一定要警惕。你们老说在大好形势下,不良贷款在下降,我就是不相信。

还有,现在搞主题公园成风。在国外都没这么搞的,迪士尼公园,美国有两个、法国有一个、日本有一个。现在主题公园在中国很多地方全冒出来了,外国人自己不出钱,你的地卖给人家很便宜,破坏了国家的土地资源,另外还用你的钱。搞这个东西干什么呀?!现在很多地方的农民连饭都没的吃,还搞什么主题公园,谁去看呀?上海搞迪士尼公园没有搞成,于是要搞个主题公园。天津要搞主题公园,现在北京又要搞主题公园,两个主题公园挤在一起;美国两个迪士尼公园还隔得很远呢,一个在洛杉矶,另一个在佛罗里达。我们挤这么近干什么?我是坚决要收紧。最近国务院下了一个通知,不是说在限额以上不允许搞,而是一律都要经国务院批准才能搞。四川恐龙公园恐怕没有多少人知道吧,林业系统搞的,占地九平方公里,跟澳大利亚一个银行合作,就为了盖一座五星级宾馆。

尽管现在很难看到真实情况,但是只要坚持还是会知道的

我希望同志们今后还像我在位的时候一样,重视来自人民群众直接的投诉、直接的呼声,帮他们解决问题,哪怕只是一个人的投诉、一封人民来信,哪怕就是为了这一个人。

现在搞汽车也成风。去年汽车降价,大量汽车进口造成了这种形势,银行也给贷款。我想,小汽车不是我们发展的方向,不要造成一种狂热,年轻人都以拥有自己的小汽车为荣。我们早就讲过,中国不是这样的国家,这个观点我到现在都没有变,应该以发展公共交通为主。现在北京交通拥堵得一塌糊涂,2008年怎么开奥运会啊!各种基础设施、交通设施、管理设施等管理的水平都不适应。上海的汽车数量现在比北京少一半,还到处都塞车,2010年怎么开世博会呀!还有车位,也是个大问题。发展公共交通这条方针一点不能动摇。没有那么多石油啊!同志们,去年进口7000万吨原油,还不算成品油走私,某些省走私还相当厉害,现在不知道进口了多少油了,我们自己只生产1.6亿吨,而消费达到2.6亿吨,这能维持下去吗?好在我们现在有外汇可以进口,将来怎么办啊?没有油,哪能这么去发展小汽车呢?公共交通始终是我们的一个弱点,一直没有发展好。现在我每天就担心两件事:一件事是煤矿不断爆炸、死人;另一件就是交通事故多,不断地死人。今天早上看到一份材料,广西百色地区一辆农用车超载,拉了30多个人,一翻车17个人死了。农用车是不合格的汽车,但是遍地开花,这是非常可怕的。到处死人,天天死人,我作为总理天天看到这个东西,自己又拿不出办法来,你们说我多揪心!在发展公共交通上,我们还有多少事情要做啊!要把公共汽车、长途汽车制造业好好地发展起来,把那些农用车、不合格汽车都淘汰掉,农用车不许上路,公安交通管理要严格,不要动不动以影响农业为借口。人命关天的大事,不去把精力放在这个方面,而去搞什么小汽车,这一旦成风可不得了!不是说不要发展小汽车,而是不要把目标定得那么高,不能一哄而起都去搞小汽车。小汽车一搞上去,需要一系列的原材料的供应都搞上去,将来一垮下来又全部都垮。搞什么东西一哄而起都是不行的。

总之,希望留在岗位上的同志们,一定要注意不要被大好形势冲昏脑袋。这五年,形势的确很好,我们自己都没有想到会这么好,但是绝不可以盲目地乐观,然后就浮夸,就折腾。我们历史上有过这种教训,形势发展都是有周期的。我们不要走历史的老路,这就是我留给同志们的一句话。只要在这个问题上不出毛病,其他问题上就好办了,就不会形成一个全国性的问题、不可收拾的问题。对经济过热一定要从严控制,国务院就是要搞得严一点。

最后一点,国务院各部门负责同志在贯彻廉洁、勤政、务实、高效方面,是比较好的。我以自己拥有这么一个团队感到自豪。不是说没有问题,但问题还是比较少的,大家都是兢兢业业地在工作,今后务必也要这样。胡锦涛同志讲了“两个务必”,还是要更多地保持与人民群众的紧密联系,倾听他们的呼声,接受他们的投诉,为他们撑腰,帮他们说话,解决他们的困难。我这五年或者说我过去十年,主持经济工作,一直是想这么做,我也尽了我的最大努力。如果我们只听下面报喜不报忧,冲昏自己的头脑,听不到人民群众的呼声,绝对搞不好我们的工作,连判断都是错误的。毕竟还有一个《焦点访谈》节目,各省区市也还有一些来信来函反映问题。我过去几年里每晚是一定要看《焦点访谈》,我觉得我作为总理,如果不去关心人民的疾苦,我当什么总理!我看完后必定打电话,不是打给部长就是打给书记。尽管我知道打电话只是针对几个农民或者几个老百姓的问题,但是我能为这几个农民、几个老百姓申冤,能够解决问题,我觉得好受一些,大事办不了,办了一点小事也好。有时也想不打电话了,反正这种事情多得很;但转过念来一想,我还是要打。我希望同志们今后还像我在位的时候一样,重视来自人民群众直接的投诉、直接的呼声,帮他们解决问题,哪怕只是一个人的投诉、一封人民来信,哪怕就是为了这一个人。我不知道批了多少人民来信,这总算贯彻了我们国务院廉洁、勤政、务实、高效,为老百姓办实事这个宗旨。希望同志们能够继续发扬这种精神,绝对不要听信报喜不报忧的、吹捧的、浮夸的、说大话的那一套,还是要自己眼见为实,尽管现在很难看到真实情况,但是只要坚持还是会知道的,这就是我最后提的希望。我现在不好说我们要站好最后一班岗,对我来说是最后一班岗,不过距离换届还有一个半月左右,但对绝大多数同志来说,你们都不是站好最后一班岗,还要继续在岗位上工作。毕竟是本届政府告一段落了,我们还是要把本届政府的工作善始善终,完美地画上一个句号。只要我们能够办的事情,尽可能在本届政府任期里面办好、办完。全国“两会”即将到来,希望同志们认真参加会议,虚心听取意见,更好地修改我们的《政府工作报告》,改进我们自己的不足,这就是我对同志们的希望。

上一页1下一页
网络编辑: 方亚 责任编辑: 姜弘 李梁 实习生 杨海泉

相关新闻

国务院第一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
经人民出版社授权,《南方周末》独家刊出两篇朱镕基讲话:本文是1998年3月24日他就任总理...
说过的话,就不要再改
《朱镕基答记者问》是人民出版社2009年以来最畅销的书。陈鹏鸣最初估计销量为100万册,而...
未被收录的总理采访手记
“如果现在我还有机会再向朱镕基提问,我最想问他的是,一步步发展到现在的中国,是不是他理想中...
朱镕基开会没有人会迟到
上海的干部和市民群众每提到朱市长便迅即映出一个 “严”字。凡朱市长召开的会议没有人会迟到,...
温总理的五个侧影
多年后,人们一定会记得关于温家宝的这样一些瞬间:他说话缓慢,常引经据典,会搂着矿工的儿子流...
知我罪我,其惟春秋
温家宝任总理期间,中国经历了经济增长最快的十年,总量居世界第二;这十年,民生工作取得了突破...

评论192

同步评论并分享本文到: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QQ空间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