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工业圈地】教育部孵化基地“孵”出12栋住宅楼——北清创意园圈地造房骗局

一个国家级的生物产业基地,突然冒出一个12栋的住宅小区,春晖世纪打着教育部的旗号,宣称要搭建留学人员服务平台和创业孵化基地,结果却变成了住宅项目。这个偷梁换柱的故事是谁导演,又是如何发生的?

一个国家级的生物产业基地,突然冒出一个12栋的住宅小区

春晖世纪打着教育部的旗号,宣称要搭建留学人员服务平台和创业孵化基地,结果却变成了住宅项目

这个偷梁换柱的故事是谁导演,又是如何发生的?

3年前的一个早晨,中关村生命科学园(下称生命园)董事长袁曙光在自己办公室接待了李臣正——时任北京春晖世纪置业有限公司(下称春晖世纪)的总经理。半个小时后,李臣正离去,袁发现桌子上多了一包用报纸包裹得方方正正的东西。

当着办公室几个下属的面,袁曙光把这包东西打开来,是几沓百元钞票。他数了数,5万元。袁把他的同事、生命园总经理郭利叫进办公室,将包裹交给他去处理。一个月后,当李臣正再次来到生命园时,郭利把这包钱退了回去。

三年后的今天,这些细节公诸天下,因为袁曙光不愿意再忍受春晖世纪打着工业园区旗号违规做住宅开发。

春晖世纪2007年2月拿着一份和教育部共同兴建“留学人员创新创业孵化基地”的合同(后来被证实是假合同),在中关村生命科学园低价拿到了一块研发用地,却盖起了12栋LOFT住宅楼“北清创意园”,卖给了450名购房者。据袁曙光透露,相关利益方仅此项目就获利超过3亿元。

在工业园区低价拿地、打擦边球进行房地产住宅开发,是在中国3400个工业园区里,经常发生却鲜为人知的违规行为,不少人通过这种隐秘路线牟得巨额利润。但这次在生命园这个全国最大、中央领导人经常垂询的国家生物产业基地里,春晖世纪的违规行为,遭到了以袁曙光为首的园区管理者的强烈抵制。

2011年8月11日,在北清创意园购房人的维权过程中,数十名业主与生命园保安发生肢体冲突,导致多人受伤——这一极端事件的发生,加快了司法机构介入的进程。在北京市委书记刘淇半年两次的批示下,一支调查及善后小组业已成立,调查这一事件中可能涉及的“腐败问题”。

这件偷梁换柱的造房事件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又为何演变到拳脚相加的地步?南方周末记者从一份涉嫌伪造教育部的合同开始,通过层层调查,解开了一条依附在教育部搭建的留学人员服务平台上,实现权力寻租和变现的利益链条。

进退两难的北清创意园12栋住宅,现在已被生命园方面用篱笆团团围住。 (张育群/图)

“要钱没有,要房去找生命园”

“开发商想造成既定事实,通过鼓动购房者闹事,逼政府和生命园接受土地变性的结果。”

三四米高已经长满爬山虎的泥土堆,围住了12栋楼房。

这是中关村生命科学园的东南角,是这个园区最显眼的位置。与散见于园区内的其他科研楼不同,这12栋楼更像居民住宅楼。这正是春晖世纪开发的北清创意园。

爬过黄土堆,进入创意园区,私家车、散步的老人、等候生意的装修队,一幅新小区开始入住的景象。唯有房屋窗户清一色向外插着的红色国旗,让这个园区充满了一种剑拔弩张的气氛。

在园区物业办公室里,购房者时宏业向南方周末记者声称,在2008年7月看到北清创意园的销售广告“商住两用房,层高5.5米,买一层送一层LOFT;均价每平方米13500元”。他觉得和周边商品房相比性价比非常高,于是以个人名义购买了一套。

买房时,时宏业曾对房屋的“研发”用途提出质疑,开发商告诉他,虽然是研发,但有商品房预售许可证,法律没有限制购买人资质。时宏业仍不放心,特意去北京市住建委咨询,得到的答复是,只要在住建委官方网站有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