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价“世奢会”

一家来路不明的世界奢侈品协会,在中国社会找到了自己独特的生存方式。几年来,它华丽而笨拙地扮演着一个代表奢侈的“符号”,一面通过发布大量来源不明却广为传播的数据报告制造影响力,一面奔忙于全国的各种展会、颁奖、授牌、论坛等活动。哪里需要一个浮华的包装,它就在哪里粉墨登场。

“世奢会中国代表处首席执行官”欧阳坤。 (CFP/图)

一家来路不明的世界奢侈品协会,在中国社会找到了自己独特的生存方式。几年来,它华丽而笨拙地扮演着一个代表奢侈的“符号”,一面通过发布大量来源不明却广为传播的数据报告制造影响力,一面奔忙于全国的各种展会、颁奖、授牌、论坛等活动。哪里需要一个浮华的包装,它就在哪里粉墨登场。

五一长假时,在家无聊上网的网友“花总丢了金箍棒(下称花总)”,偶然注意到一条被广为转发的微博,这是一个名为“世界奢侈品协会(下称世奢会)”发布的全球Top100奢侈品牌榜单。

花总发现,这个榜单有很多“违背常识”之处,比如某个很大众的化妆品牌,竟也榜上有名。花总是一位IT从业者,对奢侈品领域也略有研究,因擅长鉴定名表在微博上人气颇高。

他登录该协会网站查看了一番,这个自称“全球最大的奢侈品研究与管理的权威组织”,网站源代码里竟有中文,网站域名也是在一家中国域名代理商处注册。他用调侃的语气把这个发现贴上微博,引来诸多网友围观。

IBM公司的一位总监陈果,比花总更早留意到这个协会。从2011年年末开始,他就不断在微博上质疑这个协会。

5月下旬,花总和陈果突然在微博上收到来自陌生ID的恐吓私信,警告他们“不要断人财路”,否则“给你一刀”。

不明来由的威胁,反而激发了两人的斗争积极性。此后半个多月来,事态不断升级──他们开始收集各种“证据”来说明世奢会的“草根”性质,不仅张贴在网上,还向公安、工商等部门报警和举报。在私下要求花总等人删帖被拒后,世奢会派出律师进行交涉。

2012年6月9日,在上海一家二星级酒店,34岁的世奢会中国代表处首席执行官欧阳坤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上述恐吓行为只是“看不下去的网友”所为,与己无关。但他又称,花总涉嫌对其“敲诈勒索”。

2012年6月12日晚上,欧阳坤通过邮件给记者发来一张扫描件,是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就其报案花总敲诈勒索的立案决定书。次日,南方周末记者在其报案的该局欧阳路派出所确认了这个决定书的真实性,对方称确已立案侦查。但该所没有解释,并不能提供给当事人的《立案决定书》为何会被他获取。但花总称自己并未敲诈勒索,至6月13日警方也没有与他联系。

这场不断发酵的鉴定世奢会的喜剧,在微博上引起了广泛关注。世奢会究竟是一个世界性组织,还是中国人自己制造出来的奢侈符号?如果世奢会仅仅是个欺世盗名的草根机构,六年来它又是如何迎合中国人的心理需求,寻找到自己的立身之地?

找不到总部的世奢会

世奢会前员工张帆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当他和欧阳坤发生矛盾时,猛然意识到自己竟然“找不到总部和更高层级的领导可申诉”。

在世奢会网站上,其自述为一个由美国政府批准并由国务院签署认证成立的国际非营利组织,拥有世界各国七百多个奢侈品企业会员与各国贸易组织授权,从事奢侈品品牌的管理、市场调查、品牌知识产权保护、贸易促进、政府协调事务等业务。

世奢会中国代表处首席执行官欧阳坤还声称,这是一家总部在美国纽约的机构。

而南方周末记者在纽约州政府网站上查询到,欧阳坤的世奢会中国代表处在中国出现的2006年初,确实有一家名称是“世奢会”的实体成立。但注册资料显示,这是一家商业性的企业,而不是非营利组织。

这家公司登记在纽约皇后区一个叫“贝赛(Bayside)”的地方,通过谷歌街景可以看到,公司的注册地址是一座低矮的住宅楼。房产信息网站Blockshopper显示,世奢会的注册地址当时在一个名为“Hong Zhu”的业主名下,次年就被出售。

纽约当地一位华人对南方周末记者称,贝赛是纽约华人聚集居住的区域之一,远离商业中心。

世奢会的官方网站域名注册时,还登记过一个在纽约曼哈顿Seagram大厦内的地址。南方周末记者托人实地探访了这所大厦,发现大厦底层铭牌上并没有世奢会,大厦管理部门也回复说,并不知晓这个协会存在于此。

其所登记的26楼,有一家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