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湾走群众路线 大陆新娘台湾建党记

卢月香以毛泽东思想教育全党,并形成“卢主席思想”。学习体会主席思想成为每个新党员的必修课。她还为自己指定了接班人。建党让卢月香在两岸获得政治和商业双重效应,她还准备竞选台湾“立委”,如果成功将是大陆移民在台湾获得的最高政治地位。

2013年6月26日,中华生产党主席卢月香在深圳洽谈宗亲投资项目。 (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图)

中华生产党的推广“文宣”一般是这样的——“有个中华生产党,那儿教的舞蹈特别好,理发班也特别好,快去吧。”

卢月香以毛泽东思想教育全党,并形成“卢主席思想”。学习体会主席思想成为每个新党员的必修课。她还为自己指定了接班人。

建党让卢月香在两岸获得政治和商业双重效应,她还准备竞选台湾“立委”,如果成功将是大陆移民在台湾获得的最高政治地位。

2013年4月19日,北京下着小雨,47岁的台湾中华生产党主席卢月香顶着雨走进毛主席纪念堂。跟在她身后的是抬着花圈的近百名中华生产党党员。

副主席杜润坤记得,大概是绕着水晶棺走到一半的时候,卢月香突然跪下了。像是多米诺骨牌一般,一个接一个,党员们也跟着他们的主席跪了下去。卢月香磕头,他们磕头,三个响头后卢月香起身,他们跟着起身。

没有人问为什么。“我想让台湾的‘立法委员’、将军也来跪毛主席。”卢月香说。

2个多月后,7月1日下午,中华生产党主席卢月香走入台北市一家餐厅,开始与国民党黄复兴党部的谈判。如果谈判成功,中华生产党党员将以个人身份加入黄复兴党部下设的新移民委员会,而中华生产党将获得一个“保送”的“立法院委员”名额。

“拥有自己的‘立委’,意味着在台湾政坛真正拥有自己的声音。”长年为卢月香提供政治建议的世新大学历史系教授曾祥铎说。

“立法院”是台湾地区最高立法机关,若卢月香或中华生产党的“大陆新娘”成员成为“立法委员”,这将是大陆新移民在台获得的最高政治地位。这意味着,日后大陆民众将可能在台湾“立委”打架的电视新闻中看到卢月香或是其他大陆新娘的面孔。

“大陆妹”

卢月香渐渐觉得协会的力量也不足以换来尊严。“立法委员”们总是笑眯眯地接纳她的意见,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2013年7月1日上午,当卢月香走出家门前往中华生产党党部时,沿街的店铺都已开始营业,店主们都会笑着对她说:“卢主席早安。”

但22年前,出生于福建龙岩的卢月香初嫁到台湾时能听到的称呼只有一个——“大陆妹”。

卢月香如今领导的中华生产党已有党员32000名,下设32个协会,联盟党派74个,“是台湾最大的小党”。

“开始我们只是想要有尊严地生存。”卢月香仍能记起22年前,第一次走上这条街的情景。1991年,经人介绍已经离婚四年的卢月香与施精健相识并结婚。

那时邻居们看到卢月香便会纷纷打趣,“大陆妹来赚我们台湾人的钱了哦”。

1987年,台湾当局开放老兵回大陆探亲,第一批娶大陆新娘的也正是这一批老兵。根据台当局“退辅会”的调查,约有两万多台湾老兵娶了大陆新娘,大多是老夫少妻配。

在台湾人印象中,早期的大陆新娘都梦想着到台湾后能过上优越的生活,借此改善大陆的家庭状况。这些平均年龄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