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建议由人大主导法官遴选司法改革:法官谁来选,怎么选

除了上海由高院主导,其他五试点省委政法委报送的方案,要么政法委书记担任遴选委员会主任,要么办事机构设在政法委,总之均由省委政法委主导。

左:傅郁林教授,右:何海波教授。 (李伯根/图)

除了上海由高院主导,其他五试点省委政法委报送的方案,要么政法委书记担任遴选委员会主任,要么办事机构设在政法委,总之均由省委政法委主导。

法官遴选委员会应超然于任何具体部门,所以,应当从宪法和法律的层面做顶层设计,最合理的安排是设在省级人大。

南方周末记者获悉,继2014年6月上海市的司法改革方案率先得到中央批准之后,广东、湖北、吉林、青海、海南等其他五省试点的方案目前也已完成,并提交中央政法委。

接近中央司改办的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包括人财物统管、法官遴选委员会如何运行在内的很多改革细节,目前都未结束讨论。

此轮司法改革,中国将推进法官的精英化,这意味着近20万的法官队伍将大大压缩。谁来主导法官遴选,门槛怎么设,法律界尤其关注。

就法官员额制及遴选制度,南方周末特邀两位长期关注司法改革的法学教授,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傅郁林和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何海波进行对谈。

南方周末2014年7月17日报道 (南方周末资料图/图)

法院应减少与审判无关职能

南方周末:距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本轮司法改革的方向已将近一年。目前改革推进到哪一步了?

傅郁林:这一轮司法改革,几个重要文件包括最高法的四五改革纲要,费了那么大精力做出来了,却没有公布全文。我也只能根据现有的信息,谈一点儿自己的观感。

总体来看,改革推进的速度比我想象中快得多。员额制、省级统管等问题几乎尚未展开讨论,没想到一下子全推出来了。

本来试点的目的,就是试验、讨论、修正、推广、调适……但现在的状况是,有局部经验也有智慧的人却无法了解整体信息和宏观动态;而视野开阔、有远见和创新思维的人又不了解具体情况,也很难帮上忙。

所以我担心,如果上面还没有形成一个相对成熟的方案甚至是清晰的思路,就开始在行动上推进,结果就会更依赖地方法院自己,在很大程度上受地方政法委的控制。有些人本来就是改革的对象,由他们来落实改革方案尚且障碍重重,如果由他们来设计改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