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记者直击战火下的乌克兰这个冬天怎么过

“人民管理”的乌克兰面临着两个很现实的问题,“人民”却不能立刻给出答案。其一是经济,特别是货币的贬值。其二是俄罗斯问题,包括马上就要来临的冬季供暖,以及东乌克兰和克里米亚问题。

乌克兰军人举手阻拦记者进入乌克兰军队控制的区域,他身后是交换过来的顿涅茨克战俘。 (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图)

编者按

自美国和北约介入后,2014年2月开始风云突变的乌克兰局势,其发展和演变就已经不仅是欧洲的事情了。从全球化的视野看,北半球的东西两翼客观上已成联动态势,任何一个方向局势的演变都必将直接影响另一个方向。

在过去两周内,南方周末记者奔赴基辅,东下炮击不断的顿涅茨克,采访乌克兰外交和军方官员、普通民众和顿涅茨克武装,获得大量一手资讯和各方观点,以飨读者。

乌克兰首都基辅独立广场的东南端有一段照片墙。《乌克兰周刊》的记者阿列克塞·科沃尔和南方周末记者走过这条照片墙的时候,用手指着其中一张照片说:“弗拉基米尔,他是我的亲戚。”

黑白照片当中的弗拉基米尔显得比42岁的科沃尔要大一些。2014年2月,弗拉基米尔在反对前总统亚努科维奇的“麦丹”(乌克兰语“广场”)运动中,被狙击手开枪击中腹部身亡。他的照片和其余百余罹难者一样,周围摆放着鲜花,守灵的蜡烛,还有蓝黄色乌克兰国旗。

独立广场的民族主义

独立广场已成抗议俄罗斯的舞台。在民族主义下沉到广场的地下商业区后,就变成了印有普京头像的地垫和卫生纸。

位于广场南端高地的乌克兰酒店,俯视着整个独立广场。今年“麦丹”抗议时,藏在这里的狙击手,向示威人群开枪射击。子弹在乌克兰酒店二楼楼道巨大的玻璃窗上留下了弹洞——穿透了两层玻璃,外层玻璃上的弹洞很小,内层玻璃的弹洞很大。乌克兰酒店没有对其进行修复,而是用透明胶纸草草地将其封上。在南方周末记者和科沃尔经过广场的次日,基辅的法庭开庭审理狙击手案件。但是在广场上,人们关注的议题已经不一样。

亚努科维奇已经不在国内,俄罗斯成为了被抗议的主角。在广场中心的斯拉夫母神贝利黑那亚纪念柱下面,摆放着大量图片,上面全部是关于俄罗斯军人如何“介入”东乌克兰冲突的照片。到处有人在为前线的乌克兰士兵募捐,总有人在慷慨激昂地演讲。周末,横向贯穿广场的赫雷夏克蒂大街便会封路,然后出现各种支持乌克兰抗议俄罗斯的游行。广场南端总是有人在演唱各种乌克兰歌曲,演奏者的钢琴漆成了乌克兰国旗的蓝黄两色。民族主义下沉到广场的地下商业区,变成了印有普京头像的地垫和卫生纸。

随处可见的身穿迷彩服的壮年男子让人感到紧张。如果说警察尚且能够凭着制服辨认的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