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记】喜耀课程

“怎么想到来私塾教书?”“初中时学习不好,后来辍学了出来打工,家里有做中医的,算是对国学懂一点,私塾招老师,就过来了。”“每个老师都要参加培训。”“什么培训?”“叫喜耀课程。”

周凯琪,6岁,每天在私塾课堂里朗读与背诵经书。 (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图)

“怎么想到来私塾教书?”

“初中时学习不好,后来辍学了出来打工,家里有做中医的,算是对国学懂一点,私塾招老师,就过来了。”

“每个老师都要参加培训。”“什么培训?”“叫喜耀课程。”

“知道”(微信号:nz_zhidao)带你跟随南周记者脚步,走近这群读私塾的孩子。

前情回顾

开学四天后,崔小萌决定退学。她要离开的不是学校,而是一家私塾。崔小萌今年15岁,她在私塾中背诵四书五经。

2014年8月23日,一大早,她给父母打了电话,要求接她回去,语气果断,但听着又有些失落:“我是来学国学,不是来背经的。”

梧桐山是深圳的最高峰,山脚有着全国规模最大的“读经村”。在深圳这个以创新为标志的城市,教育的民间改革也最先发端。三四十家私塾,散落在火柴盒似的民房里。在巷陌间游走,冷不丁&ldq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