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流失,助理也流失 留住法官助理

招聘并善待法官助理,实际是为法官分担办案压力。“只有助理数量充足、专业过硬,法官才能从事无巨细的事务性、程序性工作中解脱出来,在审案、判案中投入更多精力。”

深圳市盐田区法院,法官助理何家纬的办公室里堆满了厚厚的案卷。法官助理要为法官承担一系列繁琐的工作,任务重、压力大。 (盐田法院供图/图)

“没办法,这份工作性价比太低,晋升空间又非常有限,所以能走的都走了。”

招聘并善待法官助理,实际是为法官分担办案压力。“只有助理数量充足、专业过硬,法官才能从事无巨细的事务性、程序性工作中解脱出来,在审案、判案中投入更多精力。”

王夏是北京某法院的法官助理。开庭时,法官、书记员、原被告和律师都有专属席位,但她没有。

本来,王夏可以搬把椅子坐到法官和书记员中间,但那里没有电脑,没有写着“法官助理”的小牌,连桌子也没有。“而且开庭时法官提问、书记员记录,助理完全不知道该干啥。坐在上面傻傻的,太尴尬了。”

除了开庭时的席位,法官助理们的地位和前途更加让人尴尬。

尽管最高人民法院早在1999年的第一个五年改革纲要中就提出“可以对法官配备法官助理……进行试点”,5年后又出台了《关于在部分地方人民法院开展法官助理试点工作的意见》。但时至今日,全国仍然没有关于法官助理权责、待遇、晋升路径的统一规范,以致各地法院各自为政,甚至一个法院的各审判庭间也是各行其是。

“尤其现在控制法官员额,不仅助理升成法官更难了,一部分法官还得重新回去做助理,这让很多人心里没底。”一位年轻的北京法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不知道这轮司改过后自己能否保住法官身份,更不知道万一回到助理的起点将要何去何从。

“现在,所有的事情都不确定。”

压力暴涨“能走的都走了”

两个月前,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党组书记、代院长万选才公开表示,该院法官助理严重短缺,导致司法改革进程受阻,希望尽快完善顶层设计解决这一问题。与此同时,同属佛山的禅城区人民法院也因为人员流失过快,陷入法官助理名存实亡的被动境地。

“没办法,这份工作性价比太低,晋升空间又非常有限,所以能走的都走了。”禅城法院民事审判庭的法官助理陈婧说。

与北京不同,佛山六七年前便将书记员和法官的部分工作拆分重组,形成了全新职位法官助理。2009年,禅城法院从书记员内公开选拔,以确保新职位能者居之。法学本科毕业、拥有5年书记员经验且通过了司法考试的陈婧,在选拔中脱颖而出,成为第一批二十余名法官助理之一。

最初的一年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