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路“心理救援部队”火速入川

死亡群众的家属和受伤的灾民以及其它需要心理援助的灾民不下50万,参与救助的军警部队和医护人员亦不会少于10万人,大概有60到100万的人员需要直接的心理援助。

心理“救灾”成当下急务

多支心理援助救援队已经奔赴四川灾区,进行一场看不见的“救灾”。

南方周末记者获知,5月16日,中国科学院心理所组织的第二批6名专家奔向四川。随后,该所还将组织400名左右心理专家奔赴灾区。

中科院心理所所长张侃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估计30%以上受灾群众会产生各种心理问题。他还提到,灾难现场对那些参与救援的年轻士兵、医生以及在灾区进行报道的记者也会有所影响。

“我们不仅要把灾民从废墟中救出,还要让他们作为健康的个体回归正常的状态。”他说。

张侃是中国的顶级的心理学专家。

张侃估计,死亡群众的家属和受伤的灾民以及其它需要心理援助的灾民应该不下50万,而参与救助的军警部队和医护人员亦不会少于10万人,这样大概有60到100万的人员需要直接的心理援助。

此间专家说,重大灾难引起一系列心理反应如果过于强烈或持续存在,就可能导致精神疾患。有研究表明,重大灾害后精神障碍的发生率为10%—20%,一般性心理应激障碍更为普遍。

此前的报道说,唐山地震后约有10%的严重受灾者会发生创伤后应急障碍。专家说,灾难创伤受害者在某一时期内,会处于一种害怕、悲伤、愤怒、无助感、罪恶感等的情绪状态中,做噩梦,失眠。灾难现场那些惨烈的画面在脑海里不停地闪现,身体上会重新体验在地震时的恐惧感觉。

中新社的报道说,在四川汶川大地震灾区进行救援的的浙江省心理危机干预工作组组长赵国秋称,通过他对在四川江油人民医院的伤员和孤儿进行心理危机评估,有三分之一的人存在较为严重的心理障碍。

赵说,严重理障碍的症状,一般表现为睡眠障碍,有的人整夜不眠,恶梦不断;有的人惊恐,敏感,老是感觉房子要倒了,经常在睡梦中惊叫“快逃,快逃…”;有的人情绪十分低落,甚至表现出对身体的严重创伤以及丢失的财产毫无所谓。

成都市第四医院心理危机干预中心主任袁茵对媒体称,根据成都四院的统计,“目前看到的心理出现异常情绪的,主要是孩子。”袁称,大地震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