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媒体热议中国大地震

突发性事件可 以迅速上网,国家级的媒体被迫跟进。悲剧中最可喜的一点是信息开始自由地流动。走到今天非常不容易,但是我认为回到过去会更难。

汶川大地震,其震度之烈、死难者之众,足以震撼全世界。普通中国人、中国社会与政府在这场大灾中的表现,让全球媒体有了新的观察与评判。

破天荒组织心理专家“医心”

◆救人生命 治人心灵
香港《星岛日报》,5月15日,社论


2005年8月,飓风卡特里娜横扫美国路易斯安娜州,灾区变成人间地狱,发生多宗奸淫掳掠,官员要明言会开枪镇压暴徒,又在新奥尔良市火车站设立临时监狱。今次四川地震,灾区范围更广,伤亡更加惨重,却没有秩序大乱,幸存的商户大致上没有趁火打劫,或者乘机哄抬物价。

大家反而看到灾民协助救人,有父母在地震中用身体护卫三岁儿子,有教师护卫四名学生,透过自己的牺牲,挽救了下一代的生命。灾区没有严重的暴力事件,除了因为中国老百姓和平守法的素质,也因为中央应变迅速。

灾难来得突然,救援人员分身不暇。灾民中谁不心急希望埋在瓦砾下的孩子和亲人能够第一时间获救?抱怨救人者来得迟,愤恨倒塌的学校是豆腐渣工程,这些情绪 都可理解。专家也指出灾难震惊遗下的心理创伤,例如救不了亲人者可能为此内疚,心灵脆弱的儿童成长可能脱离不了阴影,积压的哀伤可能导致抑郁。就社会层 面,哀伤产生的怨恨可能以社会和政府为发泄对象。

总理温家宝亲自督师,军警迅速救人,国民排队捐血,各界踊跃捐款,奥运圣火传递改为低调,显示了政府的体恤和各界的关怀,尽最大的能力来减轻灾难所带来的伤害,相信也有助纾缓灾民的难过心情。

在个人方面,继优先调度救灾人员赴现场后,当局破天荒组织心理治疗专家队伍赶赴灾场“医心”,特别是辅导在灾难中痛失父母的幼儿,显示了比以前更进一步的体贴关怀,同时对于灾后民怨和对官员疏忽的质疑,要及早作出回应以及疏导的准备。

在紧急抢救之后,轮到灾后重建。解开灾民的心结,重塑心灵,与重建小区同样重要。要因应今次灾难死伤的根由,作出改善,例如改善学校建筑物的防震水平。

◆中国还将遭遇什么?
《波士顿全球报》,5月16日,社论


在经历了类似1976年唐山大地震之后,中国现任的领导人比之前更加透明。是否允许记者对人为及其他因素所造成的上万人死亡的原因进行调查,是进一步证明中国政府透明度的关键。

这次灾难的范围是无法掩盖的。地震当天,Youtube上面就出现了现场实录的视频。与1976年发生唐山地震的时候比,中国社会更加开放。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本周地震发生后的数小时内抵达四川地震灾区现场指挥,新闻工作人员随后赶到。

任何地震的亲历者,见过地震图片的中国公民,肯定会为灾难震惊:学校瓦砾下的孩子等待着救援;父母在亡幼的尸体上哭喊着;幸存者们或互相争夺食物,或无助地呆望着家的断壁残垣。一旦关于灾难的震惊过去了,很多中国人肯定渴望一个诚实的解释。

在全国范围内的灾害面前,新闻媒体应从报道即时性的影响,过渡到对事件原因的调查。比如为什么学校会坍塌?如果是建筑上的问题,谁应为此承担责任?



中国人自主意识在迸发

◆普通公民自主性正快速增长
香港《明报》,5月16日,社论


连日来,内地一些大商家、大企业踊跃捐款,他们以巨大财力,确保救灾资源充裕,贡献绝对值得肯定,但是许多寂寂无闻的小企业和无数老百姓,以各种方式为救 灾出力,他们的民胞物与情怀,更弥足珍贵。近日,我们留意包括官方报道、个别人士在网志上发表的亲身经历,一些片段值得介绍一下。例如:

有一位农民致电红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