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一场家长会

这一拍,那年轻女子就泪如泉涌。她很快将脸侧了过去,手背在脸上不停地抹。我也迅速擦了泪水,转身离开,带着肚子里面两个半月大的宝宝。

那几天,绵竹市富新二小的废墟边,天天都有家长们扎堆坐着。

废墟上临时搭建了一个灵堂,里面密密麻麻都是孩子们的照片,有的摆在桌子上,有的挂在木头梁上,还有的用砖头抵着,都笑眯眯地看着外面。

老头老太太们都在地震那会儿立马跑到学校来挖孙子外孙,年轻的父母们则几乎都是两三天后才从外地赶回来的。

“听到说学校出事了,娃儿他爷爷还说,这个娃儿脑壳鬼得很,肯定没事,”说话的是一个长脸的老太太,“结果,他前面一个领卷子的同学都跑出去了,就他没跑脱。”

另一个宽脸的老太太接过话头,说她孙儿的脸也砸变形了。那些天一直停电,到处都找不到冰块,老太太就只能用毛巾不停擦孙子眼睛耳朵里面流出来的液体,眼看着娃娃的脸慢慢乌起来,身体鼓胀起来,毫无办法。

等到第三天,儿子儿媳妇终于赶回来了。儿媳妇一进家门,看见门板上的遗体,就瘫在地上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