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往生者安息 让在世者慰藉

从下斜的土坡走上来一个穿着短裤背心的少年。我看见他在高耸的废墟间漫游。少年去走亲戚。回到镇上的时候他的故乡和家园已面目全非。

5月19日的哀悼日,我停住赶写的新闻稿,带相机冲下楼打车上街。路边有树挂起大朵白花,行驶的车辆缀着黑色绸带,临街的人列队肃立。

14点28分,成都上空响起防空警报,车辆停驶,行人驻足,汽笛呜咽。悲伤席卷整座城市,席卷整个国家,那时我们认识了国殇之哀。

从5月16日抵达成都,我奔走在各所医院之间,在华西医院住院部拉起的警戒区内,数百名医护人员和志愿者紧急待命,军用直升机在医院上空不断盘旋,成列的急救车鸣叫驰行,昼夜不停。从废墟和瓦砾间抢救出来的震灾蒙难者被急速送至医院。我访问刚刚脱离险境的受难者,他们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