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国平:有些作文题孩子们写不了,只能编

小学生写作文的重点应该放在童趣,写好玩的事、好玩的想法,至于语句是不是很通顺,有没有错别字,我真觉得不重要。写作源头不能被堵塞了。

一个人喜欢阅读,能按照自己的兴趣来支配阅读,这样的人就具备了一种最重要的能力,就是自我教育的能力。图为河南省温县西关小学学生阅读经典诗词。(资料图/图)

(本文首发于2018年4月26日《南方周末》,原标题为《周国平:写给儿童的阅读建议》)

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阅读的习惯,多半是在儿童期养成的。儿童阅读因此格外重要。通过诗歌、故事、小说、散文等等,文学阅读呼应着儿童的生命成长;科学阅读不仅是多识草木鸟兽之名,也让儿童更多地理解人与自然、人与宇宙之间的关系;人文阅读让人追问生命,了解人类更广阔的精神世界,搭建起他们洞察自己与世界的基本框架。2018年4月13日到15日,亲近母语研究院主办的第十四届中国儿童阅读论坛在江苏南京举办。主题是更广阔的儿童阅读与儿童生命成长,如亲近母语创始人徐冬梅所说:“阅读的真正意义是儿童在和书本、成人的互动中,完成对自我生命的建构。”哲学学者、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周国平先生给儿童阅读提出了具体的建议和方法。我们摘登部分内容,供读者参考。

教育应该抓在根本上,让人成为一个人性意义上优秀的人,拥有自由的头脑、丰富的心灵、善良高贵的灵魂,这才是一个值得争取的目标。仅仅是知识,甚至更低一点,为了将来有一个好的职业,这些目标太可怜了。

现在小学里有些作文题目根本不适合孩子们写,他们毫无体验,只能编。小学生写作文的重点应该放在童趣,写好玩的事、好玩的想法,至于语句是不是很通顺,有没有错别字,我真觉得不重要。写作源头不能被堵塞了。

我出了两本书,都叫《周国平论教育》,一本的副题是“守护人性”,第二本的副题是“传承高贵”,表达了我对教育的看法。有一回教育电视台给我做个采访,主持人问我,你从来没当过老师,专业也不是教育,凭什么写两本书论教育?

有三点理由。第一,我当过学生,从学生的角度对教育深有体会。第二,我是学生的家长,两个孩子都在学校上学,从家长的角度也有体会。第三,我是研究哲学的,研究哲学和教育有密切的联系。哲学思考的是人该怎么活着,怎么活着有意义,应该怎么做人。教育就是要让孩子们好好地做人,实现人生的价值。

语文教育要做什么

先说对语文课和语文教学的看法。在我眼中,语就是母语,文就是人文。语文教育主要的使命就是两条:第一,母语训练;第二,人文素养的培养,或心灵的培养。

“语文是一种知识”——如果这样定位就错了。语文主要不是知识,是能力。从母语训练来讲,要培养的是说、读、写的能力,口头表达的能力、阅读的能力和文字表达的能力。从人文培养、心灵培养来说,要培养感和思的能力。感是感受能力,心灵的丰富,对人生、对世界有丰富的感受。还有一个,独立思考的能力。一个人有敏锐丰富的感受能力,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就是一个有人文素养的人。

母语训练的重要性在哪?第一,它是人生全部教育的起点。尼采有一个比喻:母语是一个人的文化母乳。母语是一个人心灵成长最重要的环境,人都是在母语的环境里、在母语的滋养下学会思考、表达、交流的。

现在改革开放,我们教育的孩子们,以后可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