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子化、老龄化、东京化、移民难
日本“低欲望社会”依旧无解?

日本人口已连续11年减少,并创下自1968年启动人口调查以来最大年度降幅。为了挽救正在消逝的村落和城市,日本政府设置“空屋银行”,将房屋免费赠送给符合条件的民众,以吸引外来人口流入。但是,空城依旧如瘟疫一样蔓延,让一座座乡村变成“鬼城”。

(本文首发于2020年8月20日《南方周末》)

2019年10月开始,安倍政府推出“儿童工资”计划,每月给每名儿童发放大约折合1000元人民币的工资,并由政府负责缴纳保育园、幼儿园的费用。 (熊燕妮/图)

日本的人口还在继续暴降,并没有呈现政策设想中的减缓趋势。

“事态严重,可谓国难”

2020年8月5日,日本政府总务省公布居民人数动态调查结果:该国总人口为1.24亿人,比上一年度减少50.5万人。

日本人口已连续11年减少,并创下自1968年启动人口调查以来最大年度降幅。据厚生劳动省预测,该国人口将在2053年跌破1亿;2065年,日本人口将降至8808万。

日本人口面临着悲观的未来。来自联合国的最新预测也表明,到本世纪末,日本人口将下降到8000万,低于峰值的40%。

“事态严重,可谓国难。”2019年12月26日谈及低生育率危机,首相安倍晋三就要求负责“少子化”对策的首相辅佐官卫藤晟一:动员一切手段,推进相关对策。

历届日本政府都将“一个亿”定为人口红线或政策目标。二战前夕,为了能够向战场上投入足够多的兵力并确保后方生产,日本政府一度降低法定婚龄,允许13岁的女孩结婚生子,并呼吁每个家庭至少要生5个孩子。

在军国主义体制之下,各地竞相挑战生育极限。当时,14岁生子、28岁就当外婆之类的消息时常见诸报端,极端政策让一代人的身心健康受到极大伤害。当前,日本政府已经放弃通过行政强令等干预人口变化,主要通过财政等手段提高生育率。

2016年2月,安倍政府旨在提高生育率的人口政策初见端倪。它提出,要将每名女性平均生育1.4个孩子提高到1.8个,力求将日本的总人口保持在1亿以上。

上世纪80年代初以来,日本女性生育率从未达到1.8。一些人口学家也认为,多数女性不想因为生育而放弃工作,养育子女的经济成本也在迅速上升,安倍政府的人口政策并不现实。

从2019年10月开始,安倍政府又推出“儿童工资”计划,每月给每名儿童发放大约折合1000元人民币的工资,并由政府负责缴纳保育园、幼儿园的全部费用,小学生和初中生的学费和医疗费也全免。

“一免到底”政策虽受欢迎,但羊毛还是出在羊身上。新政策导致财政新增加2万亿日元支出,其中,大约1.7万亿日元由消费税来实现,其余则由企业承担。

2019年10月1日,实施“儿童工资”计划的当天,日本政府也将消费税上调了10%,足见安倍政府财政捉襟见肘。

“生产效率革命和育儿革命并行不悖,帮助国家跨越少子老龄化的巨大障碍。”在接受日本产经新闻采访时,安倍晋三一度信誓旦旦。

人口新对策能让日本年轻人多生孩子吗?调查数据显示,日本当前的少子化问题依然严重。2019年,新生儿数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