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法会“背叛”我们吗?

在看到自己输入法的App中开放了相册和位置信息时,谢渊很诧异,迅速将位置信息关闭了。

一些输入法嵌入的广告SDK(软件开发工具包),会获取用户的画像及标签,以便推荐个性化广告。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聊天场景中提到的信息会出现在其他平台。

用户同意隐私条款的内容,不意味着输入法公司有权将相关用户个人信息与第三方共享。

(小尘4x/图)

2021年1月19日,“微信之父”张小龙现身微信之夜,陈述了微信未来的发展路径,准备推出自己的输入法,“至少在安全性方面,我们可以做得足够好。”

他说经常会收到投诉,在微信里聊到什么,在其他App里就看到这个东西的广告。但他说微信从不会分析用户的聊天记录,即便因此损失了很多广告收入。

此言一出,把输入法推向风口浪尖。输入法是信息泄露的“元凶”吗?

一位受访者对南方周末记者描述,几天前朋友家要换马桶,她微信回信息说了自家用的牌子,下次打开手机WPS时,开屏广告就成了京东马桶。“这种N年不提的话题,不可能这么巧吧?”她怀疑是输入法泄密。

根据Mob研究院数据,2020年搜狗、讯飞和百度三家输入法占据了国内市场九成的活跃用户,其中搜狗占有率最高,54%。2020年9月,腾讯全资收购了搜狗。

易观一组数据表明,中国第三方输入法的活跃用户在2019年达到7.71亿。输入法已成网民刚需。

输入法会获取哪些信息

谢渊今年26岁,在上海一家房企工作,工作中经常需要处理文字。他曾用过三款输入法,最后选择了搜狗,因为它能记录用户的语言习惯,关联词库与需求更贴合。

使用输入法软件需同意隐私政策,南方周末记者比照了三家软件的隐私政策,都长达万字,搜狗输入法的隐私协议最长,有18791字。隐私协议过长,术语繁琐,谢渊虽然同意了该隐私政策,但从未阅读过。

登录搜狗输入法App的初始界面,提示用户开启设备(通话状态及移动网络信息)、存储(访问照片、媒体内容及文件)、位置、通讯录权限。拒绝同意这四项授权,也不会影响基本功能使用。

谢渊说,“只要不是特别冒犯,不会在意软件要求开通什么权限。”但看到自己开放了相册和位置信息时,他依然诧异,并迅速将位置信息改为关闭状态。

很多时候,大多用户不了解开放某项权限将带来何种影响。一位讯飞输入法的用户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不同意就不能用,我屈服了。”

梳理三份隐私政策,输入法软件可能收集的用户信息有11类,涉及调用的手机权限有12项。

(梁淑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