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地童话丨那只黑猪

(新华社/图)

那只黑猪孤零零地站在当院里,后腿的腿弯上拴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端绑在木桩上。黑猪完美无缺,皮毛光亮,上午的阳光像舞台上的灯那样笼罩在它身上,使它像一个主角登场。周围没有别的猪,也没有一个人,它站在那里,虽然是孤零零的,但是很突出。它在绳子长度允许的范围活动着,迈着台步,没有音乐伴奏,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它似乎正在酝酿着唱腔,一张嘴就会像李玉和那样唱出来,“狱警传……似狼嚎,我迈步出监……”但它,没有唱,只是哼哼了几声。

那只黑猪孤零零地站在当院里。

陆震虎站完了末班岗,睡了个回笼觉,手里提着那支半自动步枪,准备送回连部去。站岗的时候,他一直对这支枪上的三棱刺刀心存疑虑,这刺刀看起来一点儿也不锋利,它能刺穿身着厚装的人体吗?他总觉得如果到了双方拼刺刀的时候,还是三八大盖好使,枪身很长,刺刀锋利,寒光闪闪,令人心惊胆战。这个半自动步枪,短胳臂短腿的,刺刀没有杀气,看起来更像一件工具。三棱刺刀更像是工厂而不像是战场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