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邵艺辉谈《爱情神话》:“他们交往和对待感情的态度,也是我的态度”

“我把老白塑造成一个我喜欢的男性,他身上的品质都是我喜欢的,如果我要谈恋爱,交往的人就是这样的。老白尊重女性、聆听女性,他知道女性做家庭主妇并不容易,他会理解女人,同时可以跟女性发生真正的交流,对话是有内容和反馈的。”

《爱情神话》是编剧、导演邵艺辉的电影处女作。(片方/供图)

邵艺辉的社交头像是金斯伯格的照片。金斯伯格一生不断打破性别偏见,维护女性权利,是美国历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邵艺辉还喜欢波伏娃等女性作家。在她的私人片单里,也不乏《妇女参政论者》这样的女性电影。

“我不知道我该带入哪一个角色,”邵艺辉提到她读国内外一些爱情小说时的困惑,女性角色被严重脸谱化:她们要么“道德无瑕”,要么“风情万种”。由于哪一个都无法共鸣,她不得不带入男性角色。“女性创作者完全可以写一些女性独特生命体验的事情。”邵艺辉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由邵艺辉执导、编剧的电影处女作《爱情神话》正在上映,豆瓣评分8.3分。故事取景上海,沪语对白。邵艺辉在上海生活六年,租住在原法租界,写小说和剧本,平时爱去咖啡馆。往来朋友里有很多本地人、老爷叔,邵艺辉愿意和他们聊天。

电影设定的三个上海女性各有特色:“蓝玫瑰”的李小姐有个自由的灵魂,却受制于不自由的家庭;“红玫瑰”的格洛瑞亚富有而浪漫,也有无人理解的无奈;“白玫瑰”的蓓蓓追求平等,处处向男人看齐,又在掩盖内心的创伤。

一个叫老白的男人串起了她们的现实爱情,他是画家,同时又操心着柴米油盐。“老白尊重女性,愿意聆听女性,”邵艺辉描摹了这个自己欣赏的男性形象,“他知道做家庭主妇不容易,能够理解女人的困境。”

电影中的男女关系常常与日常生活“颠倒”:男女相聚,三位女性话语不落下风,掌握着聚会进行;男女爱情,女性有主动的选择或考量,又不全然托付给男性;男女友情,女性在帮助男性实现久远的梦想。

电影的暗线——“神话爱情”则由老白的好友老乌演绎,这个上海老克勒无儿无女,孑然一身。1990年代,因寻找意大利导演费德里科·费里尼电影《甜蜜的生活》中广场的喷泉,老乌与意大利影星索菲娅·罗兰在罗马邂逅、恋爱。故事亦真亦假,《爱情神话》也与费里尼另一部作品同名。

邵艺辉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2019年,她的《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人在干什么》曾引爆网络。那时,她毕业四年,拒掉项目、创作未果、生活拮据,在朋友圈卖电子烟。

当时,邵艺辉已经完成了初步的剧本。次年,她带着剧本参加了FIRST青年电影展创投电影计划,斩获奖项,拿到投资。再一年,电影落地、公映。

导演邵艺辉认为影视剧不应该过渡美化女性,而应该正视她们本来的优缺点。图为《爱情神话》剧照。(片方/供图)

“我不希望拿这些比较小众的东西去炫耀”

南方周末:电影上映前,人们对你的印象还停在两篇“雄文”上,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