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讨彩礼的农村男人:全国每年官司上万,婚姻变成一纸“交易”

用“彩礼”“返还”为关键词,在裁判文书网搜索发现,2014年以来,每年此类判决书公布的数量均有万余。当前因彩礼纠纷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的人数也达11181人。

女方给杨单写下了一张3.32万元的订婚礼单收据:“如后续柏雪欺骗或悔婚,会退还杨单彩礼和结婚期间的所有费用。”

听媒人介绍时,李家义得知魏文美离过婚,但结婚登记后,李家义才发现魏文美有过3次婚姻,最近一次离婚,正是与李家义订婚之后。

李慧英分析,农村地区彩礼纠纷的根源,在于农村地区本身的社会结构极其不平衡。“用彩礼去衡量人的价值,实在是女性的悲哀”。

(本文首发于2022年5月19日《南方周末》)

农村婚姻里的彩礼,往往成为纠纷的主要原因。 (人民视觉/图)

杨单最愤恨的是,为了娶老婆,他将积攒的17.6万元当做彩礼给了那个女人。

2003年,杨单15岁,初中没毕业就从四川省达州市的农村来到广东打工。谈第一个女朋友时,对方用尺子量了量地图上广东到达州的距离,就和他说了分手;

2017年,杨单29岁,准备和同样来自四川的女朋友结婚,但见对方父母后,他们说杨单没有单独的房子,这场婚事告吹了;

2019年,杨单31岁,趁着放假回家,在达州一家婚姻介绍所登记了信息。2020年8月,婚介所的负责人说有个名为柏雪的女人比杨单小两岁,离过婚,再婚彩礼只要2.8万元,其他什么都不要。

说媒当天,2020年8月12日,杨单就在家里见到柏雪;第二天,柏雪告诉杨单,觉得双方挺合适,可以结婚;第三天,他们交了拍婚纱照的定金。

杨单看来,这是一个节俭、会过日子的女人。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他家时,柏雪会主动搞卫生、给杨单和家人端茶送水,即使两人一起去买菜,她也“非要把价钱从1块讲到8毛”。

杨单觉得娶这个媳妇是“占了一个大便宜”,“毕竟钱又不多,按照我们当地行情,两三万彩礼是根本不可能娶到媳妇的”。

但实际上,随后3个月里,杨单先后以订婚红包、媒人红包、彩礼、亲戚见面礼等各种名义,给了柏雪等人共17.6万元。而领证12天后,柏雪就向杨单提出离婚。

此后一年多,双方多次诉诸法庭,在请求离婚的同时,也就彩礼如何返还争执不休。

作为男女嫁娶的古老民俗,彩礼在中国乡村已盛行两千多年。但近十年来,在一些省份特别是农村地区,彩礼金额快速上涨,达到30万元甚至更高,男女双方因彩礼返还而诉诸法院的纠纷也呈上升之势。

南方周末记者用“彩礼”“返还”为关键词,在裁判文书网搜索发现,2014年以来,每年此类判决书公布的数量均有万余。根据企查查平台数据显示,当前因彩礼纠纷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的人数也达11181人。

结婚收据:悔婚退彩礼

直至现在,据杨单自称,他也不知晓柏雪的家庭和过往。三个多月谈婚论嫁的相处中,杨单对柏雪的认知都来自对方讲述:来自遂宁,父母在西藏偏远地区打工,有一个弟弟,离过婚。由于父母见面不便,柏雪将家中已嫁到达州的长辈“幺姨”赵梅介绍作为二人婚事的见证人。

2020年9月,赵梅提出,杨单给的彩礼太少,随后,双方在赵梅的安排下,重新走了一遍相亲、订婚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