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达鸭“一鸭难求”,商家推出肯德基代吃服务:“热量归我,玩具归你”

近日,家住广州的郝小姐走遍了7家肯德基门店,仍未得到她心心念念的可达鸭玩具。

自5月21日起,肯德基推出六一儿童节套餐并搭配其中一款玩具为可达鸭后,网络上随即刮起一阵可达鸭“旋风”。大量顾客涌进肯德基购买儿童套餐,只为求得“梦中情鸭”,但仍遭遇“一鸭难求”。社交媒体上,不少主播达人配合可达鸭的动作进行二次创作,也显得热闹非凡。

南都记者发现,在可达鸭的“狂欢潮”下,多地肯德基门店都宣称该玩具断货,二手市场却出现大量可达鸭玩具,价格一度被炒至数百甚至上千元,有商家推出“代吃”服务。有业内专家向南都记者指出,可达鸭成功破圈在于其可二次创作的“强互动性”,但其也提醒,要避免联名营销下的“畸形消费”。

多地肯德基门店称断货

“没有可达鸭,只有皮卡丘!”

5月24日,南都记者在广州走访多家肯德基门店,均被告知可达鸭断货。有肯德基门店甚至在记者询问前,就做出了上述的回复。“来问的人太多了,每天有数百人来问,一看就知道来找可达鸭的。”一肯德基店员向南都记者感叹道,而对于可达鸭玩具什么时候能补货,她表示尚不清楚。

同样家住广州的郝小姐告诉南都记者,自5月22日起,她陆陆续续询问了位于天河区和越秀区的7家肯德基门店,仍未得到她心心念念的可达鸭。她被一门店店员提醒,5月25日会有新货补充,但相信很快被售罄,建议她“要一早来抢”。

家住北京的肖先生同样在“找鸭”路上。他向南都记者表示,他曾于22日到肯德基门店询问可达鸭玩具,被告知售罄,建议他23日上午来,然而当他如约而至时,却被告知没有可达鸭,要等到六一。

南都记者查询肯德基中国官方网站发现,肯德基联名宝可梦推出的六一儿童节套餐于5月21日上午正式推出。据介绍,购买59-109元不等的指定套餐,即可获得随机一款宝可梦联名玩具,共有皮卡丘郊游水壶、皮卡丘八音盒和可达鸭音乐盒三款可供选择。

其中,可达鸭音乐盒因其鸭子呆萌表情和伴随音乐上下摆动的左右手,让其受到注目,而部分网友创意地在它手上粘自己想展示的素材,更能形成一种魔性社交效果,瞬间吸引不少主播达人配合可达鸭的动作进行二次创作。如今,多地肯德基门店都宣称可达鸭玩具已断货,距离“官宣”也仅过去3天。

二手平台现大量可达鸭,有的被炒至千元

在“一鸭难求”的背景下,南都记者发现,大量可达鸭玩具却涌进了二手平台。

南都记者在某二手平台以“可达鸭”为关键字查询,可发现大量销售链接,分为现货和预售,预售价格在100到200元的区间,多声称3-5天发货;而现货的可达鸭每个基本销售在250元以上,最高可卖上千元。

值得注意的是,有部分商家还展示了可达鸭玩具的大量库存,有商家直接标价1900元出售10个可达鸭玩具。南都记者向其中一家店家进行咨询,被告知“有特殊渠道进货,购买多少都没有问题”,还强调全部都是现货正品,全新未拆。

据可达鸭的包装说明显示,该玩具的生产商就位于广东中山,为“中山市宝辉塑料制品有限公司”。5月24日,南都记者拨通该公司电话,接线人员告诉南都记者,目前可达鸭玩具产品由肯德基预订,只供给肯德基,且目前没有足够货源。

南都记者留意到,除了可达鸭玩具在二手平台炒卖,也有商家在网上挂出“代吃”的招牌,即买家出钱购买套餐,卖家吃掉套餐内食物并邮寄玩具。有人称“热量归我,玩具归你”。

就可达鸭玩具被炒至高价的情况,5月24日,南都记者发现肯德基发表了声明。

声明指出,“近期有消费者反映有人加价出售肯德基玩具,公司坚决不予支持。该行为纯属为个人行为与公司无关。”声明也解释称,个别款式数量有限,加之供应、物流等原因,正在紧急调配中。

肯德基玩具并非首次“出圈”

南都记者了解到,肯德基玩具并非首次走红。肯德基曾于2021年6月与三丽鸥联名推出的七夕玩具套餐中的月亮玉桂狗子,也曾掀起短暂热潮。2022年初,肯德基还曾因为在套餐中赠送泡泡玛特联名玩具“Dimoo”,从而引发消费者花钱找“代吃”,并被中消协点名批评。

此次可达鸭玩具为何能再次刷屏“出圈”?互联网产业分析师张书乐认为,在于可达鸭的“强互动性”。“作为一个联名营销款,肯德基儿童节套餐和此前的联名款并无二致,但这一次多了一个‘互动’功能,简单易学、每一个持有者都可以借可达鸭之手,表达各不相同的情绪。这就让一个玩具有了千人千面的可能,也就自然从赠品变成了‘网红品’”。

张书乐解释,联名款营销方式是商家常用销售模式,主要通过借助跨界和品牌粉丝交换的形式,以达成“破圈”(两个品牌的粉丝的融合)效果。但他也提醒,偶尔的联名营销品,会出现大众参与的更大范围的“出圈”效果,并可能在一夜爆红之下,脱离联名款营销者的掌控,变成一种全民狂欢,甚至出现畸形消费。

“为了一个赠品而变‘吃货’,并衍生出许多不符合主流价值观的现象,本身就有买椟还珠的意味。在联名款营销中,此类饥饿营销屡见不鲜,也往往会‘炒过界’,让一个品牌营销最后沦为恶俗营销,某种意义上也是营销者一开始设计不足、应对不足和掌控能力不足的体现。”张书乐说。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