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长等待、夺命医院、财政匮乏:英国公共医疗制度“病”了?

英国国民保健制度就如同一块“肥美的草场”,它可以减轻公众的医疗负担,但也会让后者养成“有事没事看医生”的习惯,导致医疗资源被滥用和挤兑。

作为英国传统的两大政党,工党与保守党对于医疗改革的政策路径却大相径庭。前者主张“福利社会”,强调全民免费医疗的公平性,反对私有化和无序市场竞争;后者尊崇新自由主义经济,主张通过增加市场竞争提高医疗效率。

(本文首发于2022年6月9日《南方周末》)

截至当地时间2022年6月7日,英国仍有两百多万名长期新冠肺炎患者,但英国国民保健制度(NHS)能为病人提供的服务严重不足。 (视觉中国/图)

“你认为20世纪最影响英国人的一项公共政策是什么?”在英国《泰晤士报》的一项问卷调查中,超过46%的英国人回答是“英国国民保健制度(NHS)”。

作为一项由政府税收支付的全民免费医疗体系,英国国民保健制度一度是英国的“国家名片”,它承担着该国近九成的医疗服务。

然而,“免费医疗”越来越滑向“劣质的泥潭”,超长就医等待、服务质量不佳以及“夺命医院”丑闻,越来越让英国国民保健制度陷入信任危机。

2022年4月,英国独立医疗调查机构纳菲尔德基金会(Nuffield Trust)发布民调报告显示,超过41%的受访者对国民保健制度不满,降至1997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

640万人排队就医,3万多人手术排期超过一年

马克·库克(Mark Coker)2022年52岁。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他越来越难以在英国的公立医院看病了。

不久前,马克因身体不适打算拍一张X光片。但连续一个月,他每天都给附近的公立医院打电话预约,电话始终没能打通。

无奈的马克只好亲自前往医院,迎接他的放射科护士则轻飘飘地说了一句,“抱歉,我们不能现场预约,你只能等电话(接通)……”

新冠肺炎疫情进入第三年,英国普通门诊的候诊时间被越拖越长。据英国国民保健制度统计,截至2022年4月初,超过640万人正在公立医院排队等待治疗,几乎占英国总人口的九分之一。其中,还有3万多名病患的手术排期超过一年。

英国实施严格的分级诊疗制度,第一级是固定的社区全科医生(GP),负责发烧、感冒等小病;第二级是公立机构的专科医生,患者需经过全科医生转诊,才能去公立医院看病。

几个月前,马克重度腹泻,经社区全科医生转诊到了伦敦郊区的一所公立医院。那一天,马克在消化科候诊室里足足等了6个小时。

“医生只花了几分钟询问我的病情,还给我开错了药。”马克很无奈地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回家后,他痛得晕倒在地。

新冠肺炎疫情也加剧了医疗资源的挤兑。2022年2月,英国政府宣布“与新冠病毒共存”计划,解除所有疫情防控带来的限制政策。

突然的松绑,又让英国医疗系统承受着更大的冲击:住院人数激增、医护人员短缺,急诊科的响应速度也出现严重的延迟。

英国皇家急诊医学院一项统计显示,每周,该国有八成的急诊科门口都有救护车滞留排队,一半以上的急诊病人等待了24小时。

“急诊病人的生命正处于危机之中。”英国皇家急诊医学院院长凯瑟琳·亨德森(Katherine Henderson)博士说,“如果一名摔倒的老人在拨打英国急诊电话时,无法得到及时救治,我们将感到非常羞愧。”

英国人引以为傲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