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被打时,我也曾呆立旁观

我渐渐对自己有所谅解,我们不能强求被保护的人必须去保护别人,尤其是当自保都受到威胁的时候。见义勇为是美德,值得敬仰赞美,但是也不能代替制度,小到一个校园,大到一个社会,安全感的来源绝不该是武侠式的,而应该是法治化、制度化的。在拳头毁掉学业的事件面前,汗颜的应该是遏制拳头、护卫学业的责任人员,而不是惧怕拳头、珍惜学业的胆怯少年。

(小尘4x/图)

一个精赤上身的男生站在教室门口,用手指着一位同学喊道“你出来”,教室立刻鸦雀无声。同学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走出教室。那人扯住同学的衣领,走出几步放手,示意不许再动,猛地一拳打在他的右眼。

同学想喊疼,但立刻忍住,用两手捂住眼睛,蹲在当场。教室里见此情景的同学差点喊出来,但谁都没有出声。在一片沉默中,那人扬长而去,整个过程俨然一部不到三分钟的默片电影。

我既是默片的群演,也是看客。我呆立当场,直到那人走出很远,才反应过来被打的是我非常聊得来的同学,是我的朋友,我应该和他共进退。可我的腿好像灌了铅,沉重无比,甚至不敢出去安慰一下紧捂眼睛的朋友。隔了好一会儿,才见他站起来,走进教室。我不知该如何面对他,不敢走近他,也没人走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