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百份判决书里,女主播与榜一大哥的恩仇

南方周末记者以“主播、打赏、赠与”为关键词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发现,与女主播、榜一大哥关联度较高的有71份,另以“主播、打赏、诈骗”为关键词检索则有441份刑事判决书,案情多样。

民事纠纷案件中,缘起主要是直播观众一方希望撤回打赏,因而起诉主播或直播平台。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大部分的上诉方为男用户妻子。

能否撤回打赏款仍是争论,各地法院亦是判罚不一,甚至同个官司一审二审都存不同见解。

榜一大哥和女主播的纠纷,很多祸起打赏的不规范(人民视觉/图)

“二十多岁,面容姣好”“护士以及幼儿园老师”“需要赚钱给父母看病”,这是在视频直播有关的纠纷案中,女主播的常见人设;与之相对的是“榜一大哥”,后者形象通常是“事业有成”“出手阔绰”。

这是经常见诸热搜的两个直播间角色。自有网络直播以来,女主播和榜一大哥就游走于情感与情色的暧昧关系之中,而又因打赏规则里的金钱关系,两者往往是直播相关纠纷乃至刑事诈骗案里的常见组合。

最近的热议案例是,2022年5月20日,武汉市东湖高新区法院公布了一起诈骗案,被告人虚构事实诈骗多名女主播九十余万元,该案一度登上微博热搜。有网友戏称,在诸多女主播诈骗男用户的案子中,这算是榜一大哥的“反杀”。

南方周末记者以“主播、打赏、赠与”为关键词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发现,这类民事案件判决书至少有142份,进一步筛选得出与女主播、榜一大哥关联度较高的有71份,以用户一方向主播或直播平台追讨打赏款为主,追讨金额大都达到数十万元。另以“主播、打赏、诈骗”为关键词检索则有441份刑事判决书,案情多样。

有趣的是,在诉诸法律时,向女主播追讨打赏款的,主要是榜一大哥的妻子。而这类民事案件里,能否撤回打赏款仍是争论,各地法院亦是判罚不一,甚至同个官司一审二审都存不同见解。

2022年6月22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文化和旅游部印发《网络主播行为规范》,其中发布了31种网络主播在提供网络表演及视听节目服务过程中不得出现的行为。有评论认为这预示着网络直播行业野蛮生长时代已经结束,将进一步趋向于规范化管理。

女主播作案多团伙,榜一大哥多单人

这是一组“相爱相杀”的组合。

人设为“二十多岁,面容姣好”的“女主播”并不一定是本人,可能是男性业务员的角色扮演。2021年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法院审理的一起诈骗案中,21岁的赵某被一家江西公司聘为业务员,编造虚假的护士、幼儿园老师等主播信息,在社交软件上添加男性用户,按照既定的话术模板与受害人聊天,并诱骗至直播间,让受害人误以为他就是女主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