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评《空耳集》:在歧义的草地上打个滚

《空耳集》的首页上是鲍德里亚的话;日常语言是一只家禽,写作就是要把它重新变回野种。由此透露出本书作者依然不忘本系列不妨姑且称之为逆驯化的初心。

作家黄集伟和他的新著《空耳集》(南京大学出版社,2022)

曾经几乎逐年推出一本的“语词笔记”系列,在某一个节点无征兆地停了下来。作家黄集伟在一次访谈中解释,“疲劳了,累了”是原因之一。诚然,将自己和时间捆绑在一架战车上,确乎是一件辛苦的事情,尽管这位“耳朵很馋且嘴巴很贫”“像国王一样思考,像侍从一样努力”的人,一向以自律坚忍著称。

2022年,之前莫名按下暂停键的“语词笔记”,在“暌违十年,无限思念”等得美人都迟暮了的刹那,冉冉推出了新篇:“语8来也。”新出炉的“语8”《空耳集》,依旧禀赋着跳脱出圈的弥散性。

双鱼座的黄集伟老师有诸多社会性行政性头衔,而在他的拥趸眼里,最喜闻乐见、心动粲然、弹幕无数的,则是听起来略略另类的语词收藏人。在相当长的时间线上,他将新鲜出锅的流行语词作为标本采集起来:我大部分阅读的兴趣集中在那些称之为“格言警句”远不如称之为“流言蜚语”更合适的短语上。

当然,在他极富个人辨识性的点评下,这些“流言蜚语”遭际本义非本义的延展、拉伸、旁出,平添诸多逆料之外、令人会心、莞尔喷饭拍案的别样赋值,愈发诱人讨喜起来。而年终总结归纳,化身纸质,于是便有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欢迎分享、点赞与留言。本作品的版权为南方周末或相关著作权人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即为侵权。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