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绿卡”子女集体遭遇高考排斥

6月底,河北三档高考分数线公布,李莉就痛哭了一场,“只考了480多分,上了三本线”。这与当初的理想“人大新闻系”差距悬殊,而当年北京班同学多半能读重点名校。

多年前以人才名义被北京市授予绿卡“居住证”者,多年后其子女却不能在北京参加高考。由此造成有的绿卡子女以自杀相抗。

对该政策意图,有关部门的解释是:担心绿卡子女挤占北京户籍人口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

“绿卡”子女高考苦

酷热7月中,2009年高考生李莉从户籍所在地河北保定回来就缩在北京家里,阴沉着脸。她的父母回忆,当时都不敢跟她说话,气氛令人窒息。

6月底,河北三档高考分数线公布,李莉就痛哭了一场,“只考了480多分,上了三本线”。

“三本”意味着李莉只能选择报考学费高昂的民办大学或“院中院”,这与当初的理想“人大新闻系”差距悬殊,而当年北京班同学多半能读重点名校。

 图/梁伟驰

 

造成这一差距的是,在北京就读了十年的李莉因父母持“绿卡”(北京市工作居住证),而非北京正式户口,失去了在京高考资格,不得不突然回到完全陌生的原籍保定小城插班学习,教材内容不同,进度不一,听不懂,跟不上,李莉从北京的重点中学尖子生成了保定的差生。

高三一年,李莉深刻体验了保定和北京教育的“两重天”,尽管保定距北京只区区一百多公里。

在北京,她沉浸在素质教育温床。她考上艺术团合唱队,多次为国家领导人和外宾演出,出国到欧洲、新加坡、泰国等地交流访问;担任学校电视台节目主持,为外研社录制英语教学片。

在保定,一切都跟着考试大棒转,她感觉掉进了“冰窟”。晚自习不允许上厕所,谁上厕所就罚站一星期,最郁闷的是连戴个彩色发夹也被管生活的副校长当众训斥,“她天天打电话哭诉。”她的母亲说,“我们每两个星期就请假陪她,做心理疏导。”

而去年参加高考的杨光,母亲侯女士则选择了不计成本从外企辞职,陪女儿回老家四川江邮县备考,“当时环境很恶劣,老家距离震中北川15公里,房子裂了大缝”。

因与北京教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