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他们更富了,还是……

机会、财富,有的人唾手可得,有的人拼搏而得,有的人上下求索皆不得

机会、财富,有的人唾手可得,有的人拼搏而得,有的人上下求索皆不得

危机?我没感觉到

因为资产价格迅速上涨,即便是2009年中国表现最差的出口型制造业业主,他们的财富增长速度也并未降低。

上海图书馆附近的高级会所雍福会是英国领事馆的旧址,位于市中心却草木幽深、闹中取静,是上海滩的政商名流经常光顾的私密所在。

12月20日下午,任天进开着他的保时捷来到雍福会,南方周末记者要采访他,他把地点约到了这里。

任天进上世纪80年代大学毕业不几年就去了美国,一呆就是20年,前几年回国发展。他在香港注册了一家公司,主要以他在香港的锐科公司在内地开展业务,从事五金制品的生产和出口。

谈起即将过去的、笼罩在经济危机阴影之中的2009年,任天进一脸轻松。

“情况并没有糟糕到要裁员的程度。”任天进说,虽然所有人都在叫唤利润率大降,但从他这里的情况看,包括小五金、汽车配件、安保设备、医疗消费品、缝纫设备等他所涉足的众多领域,情况并非如此。

任在制造业圈子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在江浙一带有二十七八家以五金为主的制造业合作伙伴,其中多数年销售额在五六千万到几个亿之间。

“他们的出口下降基本在20%左右,也有个别的不降反升,净利润率仍维持在销售额的15%—20%左右。”任说。

■名词解释

基尼系数


基尼系数是国际上常用的分析和反映居民内部收入分配差异状况的一个重要指标,是衡量贫富差距的方法之一。数值介于0和1之间。数值越高,收入分配的不均等程度越高。

按照联合国有关组织的标准,基尼系数低于0.2表示收入绝对平均,在0.2-0.3之间表示比较平均,在0.3-0.4之间表示相对合理,在0.4-0.5之间表示收入差距较大,0.6以上表示收入差距悬殊。国际上通常把0.4作为收入分配差距的“警戒线”。
当南方周末记者以制造业者常常挂在嘴边的3%—5%的利润率对他的判断质疑时,任天进笑道:“五年前工厂老板什么都不敢买,现在几百万的豪车豪宅随便买,靠3%的利润,就算把产值做到上亿,他们买得起吗?”

2009年,任有一个感觉特别强烈,就是中国五金制造的质量和水平已经天翻地覆,完全可与欧美一流的制造厂商媲美。

按任的判断,2009年,虽然出口品价格有所降低,但一则为整个产业链分解并非制造企业完全承受,加之原料价总体降低,制造业工厂利润率变化并不大。

尽管利润率变化不大,但出口金额两位数的下降,任天进与他的合作伙伴的利润总额还是少了许多。但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因为资产价格迅速上涨,即便是2009年中国表现最差的出口型制造业业主,他们的财富增长速度也并未降低。

低调的任天进不愿提及自己的不动产情况,但据了解他的朋友说,他在上海有六七套别墅和公寓,也投资了一些商铺。

2009年,不同地段的上海房价涨幅50%-100%不等。任的朋友说,任在浦东联洋地区的一幢别墅,2005年买进时还只有六七百万,现在的市价已到了一千六七百万,而任在虹桥每平米七八千买进的另一幢300平米的别墅,2009年年末的单价已上升到三四万。

任天进在江浙一带的几十个工厂主合作伙伴们也都从房价的飞涨中受益。如果不是特别炒房,他们一般都有五六套别墅和高级公寓,买上海的房子肯定是必选。

与任天进不同的是,工厂主们拥有工业用地,它们的价格上涨幅度也同样可观。“5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