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蛋里有生命”——崔健跨界“以农村包围城市”

滚动的石头是从上而下的,滚动的蛋是从下而上的。虽然我们很脆弱,但有一天碰上了,还不一定是谁输给谁呢!因为我们的蛋里有生命。

“看到他们忽然站起来扭屁股,我也吓了一跳。”音乐总监邹航目睹了交响乐团小提琴手的“疯狂”——他们原本坐在舞台上演奏,却忽然有乐手站了起来,一边扭着屁股一边拉小提琴,还有乐手顺手抄起乐谱架上的台灯,面对观众尽情挥舞……“那完全是自发的,没有任何提前安排。”邹航说,这是北京交响乐团的乐手们第一次参加摇滚乐演出,“他们肯定是玩high了。”

2010年12月31日起,崔健摇滚交响新年音乐会在这里连演两晚。

“外国人把摇滚叫做滚动的石头,中国的摇滚乐没那么坚硬,比较脆弱,像是滚动的蛋。”崔健说。 (宋晓辉/图)

交响乐和荧光棒

在舞台上,崔健把摇滚比作农村,交响乐比作城市:“农村”和“城市”在舞台上泾渭分明——崔健站在舞台最前排,两旁是穿着随意的摇滚乐队的成员;北京交响乐团86位成员西装革履、正襟危坐——整场演出不停有荧光棒摇晃,不时有现场观众发出“崔健,牛X”的吼声。“别轻视了农村,别轻视了摇滚乐……现在我们的摇滚人口超过了交响乐人口……不然,今天我怎么能站在交响乐团前面呢?”崔健的话引来全场掌声和笑声。

崔健的摇滚如何交响,一直是个谜,这个谜里还包括曲目——直到演出前三天,曲目才第一次公开。

真正到演出当天,曲目都还在给人“惊喜”:崔健出人意料地演唱了《最后一枪》。

“一颗流弹打中我的胸膛,霎那间往事涌在我的心上,噢,只有泪水,没有悲伤。如果这是最后的一枪,我愿接受这莫大的荣光。”这首创作于1987年的反战歌曲本以越南战争为主题,后来却几乎消失在媒体及崔健大大小小的公开演出中。

长期与崔健合作的宋晓辉是这次演出的平面视觉总监,他看到网上发起的崔健跨年夜摇滚交响的曲目调查,《最后一枪》得票率最高。他把这个信息转达给崔健,当时崔健只是说了一句:“是吗?”

2010年12月31日和2011年1月1日的两场演出,观众如愿以偿听到了《最后一枪》,这一次,崔健在现场演出中恢复了当年收入专辑时删除的部分歌词。时隔近20年,这首歌终于以它的本来面貌在北京工体的舞台上呈现。“刚看完崔健的演唱会,和交响乐队合作很成功。老崔是我永远的大哥。”何勇看了元旦夜的演出,当即在微博上发表感慨。

演出后台,何勇与香港音乐人刘卓辉偶遇,刘卓辉曾任职大地唱片,当年两人曾因何勇《钟鼓楼》专辑而发生过一场事关斧头的恩怨。此次偶遇,也算相逢一笑泯恩仇。

大理想和万一不理想

 

“毕竟是崔健啊,万一效果不理想,遭受打击的会是中国摇滚以及这种国内头一次完成的摇滚加交响的尝试。这些年,中国摇滚本来就不容易。”邹航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他接到崔健摇滚交响音乐总监的邀约时,非常忐忑。

邹航是崔健摇滚交响新年音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