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只发生在你的大脑里

魔术师一辈子都在探索人的心理和认知规律并加以利用,他们所掌握的某些现象甚至于对神经科学家来说都是新鲜的。通过研究魔术师和他们的技术,神经科学家能够更好地设计实验室里的实验,进而研究人类意识的行为学和神经学基础。

让我用这支麦克风

詹姆斯·兰迪(James Randi)上台了,向主持人麦克斯·梅温(Max Maven)问好,并从后者手里接过麦克风。

82岁的兰迪今天晚上精神矍铄,西装革履,戴着黑框眼镜,从头发到眉毛,再到圣诞老人式的大胡子,都是雪白色的。他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拿着麦克风,对观众们说:“身为一名魔术师……我今天要向大家揭示一点魔术的秘密。”

台下坐着数百名观众,每人都花了不菲的票价来到洛杉矶斯科宝(Skirbal)文化中心,在2011年4月28日参加这场为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神经科学研究募集资金的活动。

麦克·金的魔术风格是喜剧,因为他认为自己是个滑稽的人。“别人用到狮子老虎,我没有那些大型动物,我用到的只是几只小金鱼。” (受访者/供图)

兰迪的另一个名字是“令人惊异的兰迪”(Amazing Randi),他最初被国际社会认识,是因为他的魔术表演。他起初表演的是心灵类魔术,后来又被认为是魔术史上最好的脱逃艺术家之一。现在,兰迪的声誉主要来自他对超出科学可知范围的、超自然的和伪科学的不懈调查。

“我们魔术师非常熟悉人们会想什么或者不想什么。”兰迪说,“你不会看到一名魔术师边从口袋里拿出一副扑克牌边说‘这是一副普通的牌’,因为这句话会暗示人们去想,这副牌可能不是普通的。所以魔术师一般做的就是从口袋中拿出扑克牌,跟观众做简练的对话,搞点小活动,然后继续他的把戏。魔术师不会做出任何让你怀疑这副牌的暗示。”

“魔术师还利用另外一个原理——一个非常重要的原理,我现在告诉你们,希望你们不要忘记。”兰迪要进入今晚的重点了,“人们倾向于做出臆断。”

在世界各地旅行的人会得到一个经验,交通中用的红灯总是意味着停,绿灯总是意味着行。当我们看到过许多次相同的现象后,便会根据以往的经验对现象的原理或者发展做出推断,或是兰迪所说的“臆断”。

“有人可能会说,我从不做臆断,我需要的是证据,我是怀疑论者,我是个聪明人。”兰迪边说这句话,边把手中的麦克风垂下,但他的声音却仍然能被在场所有人听到。这时兰迪做恍然发现状:“哦,这不是我的麦克风。”顺手就把麦克风放在了一边。引发台下一阵大笑。

他从梅温那里接麦克风的时候并没有说“让我用这支麦克风”之类的话。他什么都没有说。“我什么都不用说,你的臆断是自动做出的。”兰迪说。

“还有人认为我跟你们讲这些话的时候是看着你们的,其实呢,我什么也看不到,我的视力非常差。我通常都是要戴眼镜的。”兰迪说着又拿下他戴着的“黑框眼镜”,然后直接把手指伸进了镜框里,“但这个并不是眼镜。”他戴的仅仅是一个眼镜架。台下再次爆发出各种惊讶的声音。

“实际上,所有伟大的艺术都是基于对预测的违反。”美国巴罗神经学研究所的科学家史蒂芬·马可尼(Stephen Macknik)在他的《大脑诡计》(Sleights of Mind)一书中写道,你看一部电影,如果所有情节发展都在你的预料之中,你就会觉得非常无聊。相反,如果事情的发展违反了你的预测,你就会感到惊讶,你就会获得愉悦。同样的原理对于绘画、诗歌、小说和伟大的魔术表演都是成立的。

马可尼与他的同事和妻子苏珊娜·马丁内斯-康德(Susana Martinez-Conde)在过去五年里专注于研究魔术背后的神经科学问题。

“我们能从魔术师那里学到很多东西,从注意过程到记忆过程。”马丁内斯-康德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说,魔术师一辈子都在探索人的心理和认知规律并加以利用,他们所掌握的某些现象甚至于对神经科学家来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