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突变”

某种意义上,中国这个世界工厂,正将孤悬世界已久的缅甸重新拉回世界经济贸易体系之中。“钱在中国似乎意味着一切,但缅甸不是。”

“这几十年,华人给政府的印象就是,我们不参与政治,政府做什么我们都不反对,所以,他们才对我们终于放心了。”

某种意义上,中国这个世界工厂,正将孤悬世界已久的缅甸重新拉回世界经济贸易体系之中。

“钱在中国似乎意味着一切,但缅甸不是。” 

卖报小贩展示,昂山素季和昂山重上头版。 (南方周末记者 冉金/图)

“必须按人民愿望办事”。

2011年9月30日,缅甸总统吴登盛突然宣布任期内搁置中国在缅投资修建的密松水电站项目,一时间举座皆惊。其理由是:水电站可能会破坏伊洛瓦底江沿岸的自然生态和人民生计。

已经在建的水电站突然中止,意味着中缅双方在经济利益上都损失巨大。且不说这是一项由两国政府签署合资修建的“国家工程”,是中缅达成协议的7座水电站中的第一座。

伊洛瓦底江——养育缅甸的母亲河、“圣河”,在缅甸民众心中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事实上,伊洛瓦底江流域的水电开发是2009年由前军政府做主与中国政府签署的协议,并未征求民众意见。

缅甸,就是“没电”

8月,缅甸的雨季。一场短暂的暴雨后,夜幕低垂。

曼德勒玉石市场外,阿能盘坐在自家棚屋外的大树下出神。一只蜥蜴跳到他的脚边,昂首伫立。周围的一切是如此熟悉,从他出生就从未有任何改变。

白色的牛车在乡间小路上缓缓而行;脸上涂着“塔纳卡”(缅甸当地一种树木制成的护肤品)的妇女身着长裙,头顶货物,沿古老皇宫的护城河曼妙走过;套着“笼基”(缅甸特有的一种围裙)的男人们三三两两闲坐于树下,嘴里嚼着树叶包裹的槟榔,突然给你一个唇齿血红的微笑。

这里难见盗抢,却随处可见佛龛和吊在树下供过路人解渴的水罐。与世隔绝的桃源景致背后,政治命运坎坷多舛。

21岁的阿能是出生在缅甸的第三代华裔,数月前,他刚刚放弃了在中国昆明的工作,回到了缅甸。阿能生活的曼德勒是缅甸第二大城市,但在他看来,与中国城市林立的高楼和繁华的世相相比,简陋得“只能算农村”。

缅甸至今维系着原始的农耕文明,70%的GDP来自农业,几乎没有工业;这里是电视、手机、网络最晚进入的国家之一;长期为电力紧张所困扰,全国大部分地区一到夜晚一片漆黑。即使是最大的城市仰光,发电机也是家家户户的必备品;当地华人因此戏称:缅甸,就是“没电”。

2010年11月,缅甸举行了20年来首次多党制全国大选;2011年3月,又从议会中选出了总统。把控缅甸政权二十多年的军队强人丹瑞宣布退休,其副手、前政府总理吴登盛脱下军装,成为了新政府的首任总统。在军方主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