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场名单

奥运前那份女举参赛名单是怎么确定的?同为湖南选手的向艳梅连领奖服都领到手了,为什么最后换成了王明娟?王明娟是湖南和山东联合培养的运动员。在2013年的全运会上,王明娟的金牌会化成湖南和山东的金牌,直接为其金牌总数各自+1。南方周末记者历时三个月的调查,解释关于女子举重的疑问。

2012年7月28日早晨,湖南省江永县体校。虽然放暑假了,但孩子们还是过来练习,这里也是王明娟最初训练的地方。现在,这个名字被挂在横幅上激励孩子们。而举重,依然是这个体校几乎唯一的项目。 (沈荣华/图)

为哈萨克斯坦伦敦奥运夺金的中国选手“祖尔菲亚”重获中国国籍,女举再成焦点。三次试举失败的周俊何以参赛?湖北名将田源为何落选?赵常玲怎样成为哈萨克斯坦人?这一切都与奥运前那份女举参赛名单的变动有关。南方周末记者历时三个月的调查,解释关于女子举重的疑问。

曾经叫做“祖尔菲亚”的赵常玲回国了,这个在伦敦奥运代表哈萨克斯坦从中国手里夺走金牌的中国人最终恢复中国国籍,似在为女举奥运风波摁下暂停键。

那场风波还有过众多的主角:湖北选手周俊意外空降伦敦,结果贡献了零分成绩;湖南选手王明娟终于完成大满贯伟业,苦等12年奥运机会的经历却被媒体爆出;已经领到比赛服,却在最后时刻落选的向艳梅现在正在阅读一本调整心态的书;成绩超群却依然落选的田源和纪静已恢复训练,但“雄性激素超标”传闻和“兴奋剂前科”很可能让她们再次空等四年。

“这次奥运会是我一生中最难忘、最艰苦、最受折磨的一届奥运会。”2012年9月25日,在广西柳州举行的举重2012年伦敦奥运会总结大会上,国家体育总局举摔柔中心主任、中国举重协会主席马文广说。

这绝不会是山东汉子马文广独一份的感受。奥运赛场上的“最难忘、最艰苦、最受折磨”,都指向一个源头:那份在启程前往伦敦前几经变动的参赛名单。

名单之争

为了能够让更多的本省运动员接近金牌,暗战在比赛前开始。

2012年7月29日19点30分,周俊站在伦敦市Excel国际展览中心,面前摆着一副95公斤的杠铃。这是伦敦奥运会女举53公斤级B组的比赛现场。她腹痛难忍,腰上的旧伤和赛前吞下的方便面让身子发虚,双眼绝望地闭上——三次试举失败,零成绩。

中国至今一共派出16名女举姑娘参加奥运会,其中14人拿回了金牌。李卓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拿到的银牌,是此前的史上最差成绩。

而相对周俊的失败,名为“祖尔菲亚”的中国选手赵常玲则为哈萨克斯坦摘得了这个级别的金牌。

成绩毫不突出的周俊为何入选?随着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参赛名单的奇特出炉过程愈加清晰:

围绕名单的变动,“雄性激素超标”、“兴奋剂”等词汇次第出现;省队与省队、省队与国家队之间的角力逐渐展开。

周俊自己却并不想参加奥运,一想到她可能取得的成绩,她就紧张得失眠——“全世界的人都会骂我。既然领导这样安排,那我得咬着牙,尽我最大的努力。”2012年9月5日,周俊在湖北省举重训练馆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回忆说。

时间倒流至2012年7月。当时周俊本不在奥运女举选手名单上。按照《2012年奥运会举重项目选拔办法》,选手根据计分体系选出,运动员在2012年成绩占70%,2011年、2010年、2009年的成绩各占15%、10%、5%。

在7月10日之前,女举名单上是“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