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假阴性”新冠肺炎病人

湖北省医学影像专业委员会副主委谭伟认为,CT结果非常符合新冠肺炎但核酸检测为阴性的病例大约占30%—40%。

在杭州一所医院,有个病人测了6次核酸试剂都为阴性,直到第7次才测出阳性。

多位一线医生表达了类似观点,对核酸检测最重要的影响因素首先是样品采集。

台州一家定点医院收治的一对核酸检测均为阴性的夫妻,该医院不敢放他们走。妻子天天闹,喊着“国家都确诊我们没病了,你们还把我关在这儿”,还在隔离病房里大骂护士。

(本系列均为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原创,限时免费阅读中)

1月24日,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隔离病房,医护人员在隔离服上写下名字,方便辨认。 (新华社记者 熊琦/图)

湖北省医学影像专业委员会副主委谭伟认为,CT结果非常符合新冠肺炎但核酸检测为阴性的病例大约占30%—40%。

在杭州一所医院,有个病人测了6次核酸试剂都为阴性,直到第7次才测出阳性。

多位一线医生表达了类似观点,对核酸检测最重要的影响因素首先是样品采集。

台州一家定点医院收治的一对核酸检测均为阴性的夫妻,该医院不敢放他们走。妻子天天闹,喊着“国家都确诊我们没病了,你们还把我关在这儿”,还在隔离病房里大骂护士。

拿到核酸检测结果时,吴姐感到惊讶。

2020年1月,吴姐和儿子李哲(化名)先后发热生病。在核酸检测之前,他们在武汉市第九医院照了CT:儿子的结果是双肺感染,吴姐则是双肺感染性病变,有磨玻璃状阴影。吴姐还照了两次,她说,她曾将CT结果给一些医生看,医生们都认为高度疑似新冠病毒感染,病状也高度吻合。

住在留观室那几天,母子二人住在不同病房。李哲每次去看母亲,都能见到母亲在和不同人通话,念叨着希望能进行核酸测试。1月28日、29日,他们终于盼到了核酸检测的机会,连着做了两次。第一天,医生拿着咽拭子在吴姐口腔取样,第二天,则在鼻腔取样。

只是,结果出乎意料。李哲的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病症更严重、起病更早的吴姐,却是“阴性”。

这并非个案。在早期,对疑似病人而言,能拿到试剂盒便是“中了彩票”。而现下起了变化。即使症状吻合、CT提示肺部病毒感染的病人,也无法获得“阳性”确诊。

这本是个好消息,如今反倒成为病人新的担忧。

有病人可能是真阴性,但也有些人可能会在数次检测后,由阴性转阳性。他们无法在最初被定义为新冠病毒感染者,也就意味着,他们可能被医院拒之门外,病情可能突然加重,身边人也存在被感染风险。

进入新年的2月,网络上核酸检测为阴性的求助帖渐多。湖北省医学影像专业委员会副主委谭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根据其临床经验,他认为CT结果非常符合新冠肺炎但核酸检测为阴性的病例大约占30%—40%。

李哲开始住院治疗,吴姐则没那么顺利,她还没来得及做第三次核酸检测,也不知晓之后是否会转为阳性,病情在加重,日夜担忧着住院问题。

第7次才测出阳性

“我真的希望自己的检测结果呈阳性。”吴姐说,自己运气不好,如果是阳性,可能就有希望住院了。

按她的描述,她的病情在不断恶化。最早照CT时,吴姐还能行动如常。而现在,她极度依赖氧气。她在留观室的病床离厕所只有不到三米远,但每次上厕所,必须坐很久,等呼吸很稳定,才敢慢慢走过去。鼻子、口腔全都要大口呼气,哪怕是上厕所这么短的时间,她也几乎不能坚持。

另一个家庭,吴希一家七口人,有三个已被确诊。外公在确诊当晚就离世了。床位稀缺,外公的床位留给了后来确诊的外婆。

吴希家做了核酸检测的人里,表姐窦娟是唯一的阴性病人,但她的双肺影像已显示病毒性炎症。她成了吴希最担心的家人之一。吴希说:“两次阴性都不能排除,李文亮都是在第三次才测出阳性的。”

她口中的李文亮,是最早将此次疫情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