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北电诈大劝返:回国靠“黄牛”插队,多地政府赴滇督战

缅北电诈大劝返:回国靠“黄牛”插队,多地政府赴滇督战

为了能早点回来,很多电诈人员不得不找“黄牛”插队,“谁出的钱多谁先回来”,因为人数太多,到后来连“插队都得排队”。 为了给云南“减负”,一些电诈人员流出较多的地区,纷纷派员赴云南边境支援。据王波透露,湖南在那边成立了4个工作站,分别由4个严重城市公安局牵头。 据一名基层“劝返”工作人员介绍,他们会强制回国人员到当地派出所报备和采集信息。若再次去国外,警方能立刻知道。此外他们在一段时间之内还要“居家学习”,外出需报告。 据湖北某地一位村干部介绍,该村有一个疑似“缅北窝点人员”,一直处在失联状态,他们给家属做了很多工作,后来发了注销户籍公告,过了两天左右此人就报备回国。 (本文首发于2021年7月29日《南方周末》)

资本围猎茅台镇

资本围猎茅台镇

投资100亿元,在别的行业、别的地区,或许可以改变游戏规则,但在现在的仁怀,“100亿,不算个数字”。 在酱香酒供不应求的市场里,同样位于茅台镇,同享一方水土的茅台镇酒厂,成了资本盯上的替代品。 仁怀市政府近年来提出“以酒立市、以酒兴市、以酒强市”的战略,但却受制于土地稀缺,这也成为茅台镇酒厂奇货可居的原因之一。 (本文首发于2021年7月29日《南方周末》)

连续四天无明显降雨,卫辉城区为何内涝?

连续四天无明显降雨,卫辉城区为何内涝?

7月22日卫辉的四座水库全部溢洪,两天后,三条主要河流都超过了保证水位,共产主义渠超过保证水位两米,流量1050立方米/秒,一天流出的水量相当于六个西湖。 卫辉市长李进描述,“(上游新乡市区)卫河决堤后,河水不经河道,直接流向附近地势低洼的村庄,然后直冲城区,7月26日上游决口堵住了以后,(卫辉城区)就不再涨水了。”

暴雨中的文物大省:河南文物局长流泪背后

暴雨中的文物大省:河南文物局长流泪背后

博物馆渐渐成了孤岛。馆员们和从天空倾泻而下的水柱赛跑,用沙包将通往博物馆的路团团堵住,水高一尺,就再多加一层沙包。这家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是一座五千年前的房基,一米多高的古墙壁在中国绝无仅有。 (本文首发于2021年7月29日《南方周末》)

一个公安“老领导”的“卖官”账本

一个公安“老领导”的“卖官”账本

除了市、县公安局,哈尔滨市还有13个公安分局,任锐忱插手过11个分局的人事安排。 已查实向任锐忱行贿的七十多人中,有公安干警六十多名,包括十多名政委,近十名局长,下至科级干部,上至市局党委委员。 哈尔滨市公安局技侦支队原支队长崔义曾对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成员动用技术侦查手段,事情败露后,崔义称是任锐忱授意,但任否认。 (本文首发于2021年7月29日《南方周末》)

<
>

要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