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 | 精英化还是大众化?高校书院制改革何去何从?

圆桌 | 精英化还是大众化?高校书院制改革何去何从?

大型住宿式书院,好处是所有学生都可以受到通识教育的滋养,但需要消耗很多资源。 小型试验型书院有一些经过精心设计的学术水准很高的课程,课程安排、结构性好。但它具有一定的精英教育色彩,具有竞争性选拔机制以及种种倾斜性的政策安排。 新生书院是为了凸显通识教育理念的重要性。但代价是,人为进行阶段划分,强化了通识教育和专业教育之间的边界。通识教育的“全过程”“全阶段”育人理念难以落实。

那些被劝退的电竞少年经历了什么?

那些被劝退的电竞少年经历了什么?

那些被劝退的少年,经历了怎样的心路?两代人价值观在这里角力,最终胜出的,往往是成人的执念。

“母亲节的母亲”:和白色康乃馨一般纯洁,却和世界格格不入

“母亲节的母亲”:和白色康乃馨一般纯洁,却和世界格格不入

“母亲节的母亲”安娜一生未育,她似乎也不太能理解母亲们的感受。即便是懒惰的孩子用一张贺卡敷衍了事地表达节日的祝贺,对母亲们而言也是一份慰藉。至于那些糖果最后被熊孩子们自己享用了,在母亲们看来这也不是什么罪过。鲜花总是受欢迎,纯洁的白色当然好,更丰富一些更好。至于商人们,他们的母亲显然不会赞成安娜对自家孩子们的苛评。某种角度看,安娜对母亲节的苛刻,倒是有过度保护的畸形母爱之嫌。

林中的响箭:上海左翼文艺往事

林中的响箭:上海左翼文艺往事

左联成立初期,盟员中流行一句话:“一条标语,一张传单,顶得上一颗红色手榴弹。” “就是先把人们分散在指定地点的四周,装作行人或顾客;一声令下,便集中起来,喊口号,发传单,等到巡捕赶来,则又装作行人或顾客而各自走散”——颇有“快闪”味道。 (本文首发于2021年5月6日《南方周末》)

继承丝绸之路上的“绝学” ——学者潘涛与吐火罗语

继承丝绸之路上的“绝学” ——学者潘涛与吐火罗语

当中国文物收藏保护部门及其负责人不得不将吐火罗语材料拱手让给日本人时,我相信他们内心应该是非常无奈和遗憾的,因为过去的中国学者并没有能力与在海外受过正规吐火罗语学术训练的人竞争。所以对中国学者而言,研究吐火罗语,不仅是个人学术发展的一种选择,更是为祖国学术的发展作出贡献,为中国的物质以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研究尽一份力。 (本文首发于2021年5月6日《南方周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