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秤猎手明暗生涯:挣扎在流量里,不愿当“职业打假人”

鬼秤猎手明暗生涯:挣扎在流量里,不愿当“职业打假人”

夏文瑞奔波于江苏、浙江、云南,每天10点出门,找路边水果摊、饭店、夜市做测评和拍摄,有时夜里10点才能歇脚。苦熬至今,他只有5.2万粉丝。 老黑强调,他干的是测评,而非打假。“很多职业打假人干得越来越没有底线了。打假是知假买假,但是我们是需要把它测出来,才能去打。” 整场打假的重头戏:如何收尾。这不仅要揣摩商家,还有平台与观众。受访主播几乎都知道,激烈对峙才有看点,但他们都否认自己会为此故意挑事。 猛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一名早前喜欢砸秤的网红主播,如今反而向他表示担忧:再拍激烈对抗,这个赛道可能都要被干没了。

日本“大胃王”被暴食毁掉大脑?被撑大的胃有多危险

日本“大胃王”被暴食毁掉大脑?被撑大的胃有多危险

近日,日本“大胃王”小林尊宣布退役,坦言长期暴食已严重损害他的大脑,导致他彻底失去了食欲。他曾在半小时内吃下三百余个鸡翅,多次打破吃热狗大赛世界纪录。 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们听到了太多大胃王吃播的不幸消息。 他们是如何做到这惊人食量的?他们的身体究竟承受了怎样的风险?

家住阿勒泰,超百万名网友在保护它们

家住阿勒泰,超百万名网友在保护它们

在阿勒泰当地人初雯雯看来,蒙新河狸的走红和阿勒泰的出圈都不是偶然,它们填补了人们心中对自由的向往。 年轻人用自己的方式组建起“河狸军团”,将河狸打造成“爱豆”,制作表情包和周边产品。把救助的兔狲取名“狲五空”,把受伤的秃鹫按《武林外传》的梗起名叫“三鹫姥爷”……

鹰潭中院副院长被认定论文抄袭,因“占坑辩护”被举报

鹰潭中院副院长被认定论文抄袭,因“占坑辩护”被举报

金磊并非吴敏的辩护人。他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他了解到吴敏案辩护人张庆方的遭遇后,出于职业习惯,对吴敏案的合议庭成员进行了背景调查,发现刘赛连法官涉嫌学术论文造假。

危害不亚于毒蘑菇,夏季吃海鲜小心贝类中毒

危害不亚于毒蘑菇,夏季吃海鲜小心贝类中毒

“简单来说,有赤潮,说明贝毒含量高,吃一两个都可能致命,近期肯定不能吃;没有赤潮,也可能有贝毒,但只要单次摄入量不大,一般不会造成严重后果。” 一个不带壳的花蛤、生蚝若分别以3g、20g计算,按已有研究的推荐摄入量,折算起来一次不要吃超过约20个、3个。 比起“百毒不侵”的贝类,鱼类对毒素更敏感,积累少量麻痹性贝毒即可致死,人类吃鱼中毒的报道也相对较少。

<
>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