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战粉丝举报事件追踪:权力的游戏

“现在肖战粉丝遇到的问题在很多饭圈都是很常见的,反黑本来就是饭圈的日常事务,只是没想到这次能闹到这种程度。所以,谁都可能是下一个AO3,谁都可能是下一个肖战吧。”

“肖战的粉丝过去一段时间太想使他摆脱CP卖腐的标签,成为正面导向的偶像艺人。从数据和购买力来看,他已经进入顶流的圈子,但是只有摆脱这个标签,才能有更大的资源和市场。”

 “现在肖战粉丝遇到的问题在很多饭圈都是很常见的,反黑本来就是饭圈的日常事务,只是没想到这次能闹到这种程度。所以,谁都可能是下一个AO3,谁都可能是下一个肖战吧。”

 “肖战的粉丝过去一段时间太想使他摆脱CP卖腐的标签,成为正面导向的偶像艺人。从数据和购买力来看,他已经进入顶流的圈子,但是只有摆脱这个标签,才能有更大的资源和市场。”

肖战 (IC photo/图)

肖战的粉丝刘沐过去一周一直处在一种尴尬的境地:粉丝朋友向其倾诉正在面临的崩溃和压力,半夜哭到崩溃打电话互相做心理复健;而站在AO3(注:海外非营利同人小说网站)阵营的朋友在网站被“墙”(无法正常登入)后,向肖战及粉丝讨要一个说法。

这场持续了十几天的互联网事件源于肖战粉丝在2020年2月26日一次特殊的微博“偷袭”行动。一位“太太”(注:同人圈对创作者的称谓)此前在微博发布了名为《下坠》的同人文链接——在文章中,肖战被设定为有性别认知障碍的发廊妹。

所谓同人,指的是创作者基于小说、动漫、游戏角色甚至现实人物创作的衍生文章、音视频等,涉及同性、异性等不同类型的情感。

肖战部分粉丝以“侮辱”和“涉黄”等理由向中国扫黄打黑网举报,AO3平台因此无法正常登入,之后包括同人圈在内,互联网开始加入反对肖战粉丝的“滥用公权力举报”,“倡导创作自由”的阵营中。肖战及粉丝因此不得不面对整个互联网的“声讨”。

AO3粉丝这样比喻这场风波:大家一起逛超市,按需购买即可,但是有人如果因为货架上摆了不喜欢的东西而勒令整个超市关门,其他人可能会永远买不到菜。

肖战是偶像团体组合“X玖少年团”的成员。该团另一位团员的核心粉丝吴久久看到朋友圈AO3阵营怒骂“饭圈(注:粉丝圈)都是脑残粉,剥夺了成年人的快乐”,在评论中小心翼翼地澄清:“冤有头,债有主,你们不如去找肖战的粉丝吧?”

2019年6月播出的热门网络剧《陈情令》改编自耽美小说(注:男同性恋题材小说),男主角之一的肖战在短短半年时间里成为国内最顶级的流量明星(下称“顶流”)之一。目前,他在微博拥有两千四百多万粉丝,单条微博转发和评论的数量可以达到百万以上,在明星势力榜等多个榜单中位列榜首。

刘沐发了一条与肖战相关的朋友圈,很快便有朋友留言:“开票去了,保重。”所谓开票,指的是通过向肖战代言产品的商家索要发票,向商家施加压力,以表达对粉丝偷袭行为的抗议。

抗议行为导致多家肖战代言的商家紧急撤下相关内容,多部肖战参演的作品在豆瓣也被抗议人群故意打了低分。肖战正在经历舆论和资本的“饭圈孽力回馈”——饭圈反噬。

“好多粉丝和我讲的是,眼泪好像都流干了,大部分粉丝什么也没做,现在仿佛被钉在耻辱柱上”刘沐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打开网络世界发现已经没有自己生存的地方,回到三次元(注:现实世界)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之前,同人圈朋友问我的第一句话是‘你有没有在举报’?”

AO3读者付心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我知道这个群体在几个月后会解散,各方都会忘了这回事了,但是我们不一样,我们每次打开AO3,看到失效的链接和网页,看到B站下站的视频,都会迫切地把这件事重温一遍。”

李暧参加过两个微博粉丝千万级明星的官方后援会,甚至做过某后援会三位副会长之一。她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现在肖战粉丝遇到的问题在很多饭圈都是很常见的,反黑本来就是饭圈的日常事务,只是没想到这次能闹到这种程度。所以,谁都可能是下一个AO3,谁都可能是下一个肖战吧。”

“大粉”的权力

肖战粉丝偷袭事件中,两位举报倡议的主要发起者之一——巴南小兔赞比(下称巴南)在微博拥有23万粉丝。刘沐对巴南的印象是“性格一直比较刚,在圈里敢说话”“民间反黑站战斗虾反黑超话的成员”。

事件发生后,巴南删掉了所有微博,只保留一条致歉微博,头像换成纯黑色——表示接受了饭圈最严的处罚——“开除粉籍”。但有部分粉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