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家暴受害者:被削弱的自救系统

湖北省监利县反家暴公益组织“蓝天下妇女儿童维权协会”统计发现,2020年2月其服务的家暴事件有175起,是1月的近两倍、2019年同期的三倍多。

受害者的自救系统也因疫情影响被削弱——由于封路无法投靠亲友,酒店均已暂停营业,受害者几乎无法解决食宿问题。

(本系列均为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原创,限时免费阅读中)

疫情期间,封城封路、酒店停业、社会焦点转移等因素使家暴受害者的求助之路变得更为艰难。 (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图)

(本文首发于2020年3月19日《南方周末》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特刊“疫线报道”))

湖北省监利县反家暴公益组织“蓝天下妇女儿童维权协会”统计发现,2020年2月其服务的家暴事件有175起,是1月的近两倍、2019年同期的三倍多。

受害者的自救系统也因疫情影响被削弱——由于封路无法投靠亲友,酒店均已暂停营业,受害者几乎无法解决食宿问题。

2020年3月9日凌晨4点03分,42岁的李某某发出最后一条微信朋友圈:“总觉得家暴离自己很遥远,今天对我来说就是一场噩梦,恐惧、无助让我窒息,我的精神已经彻底崩溃!”两小时后,她从十一楼坠亡。3月12日,山西省灵石县公安局通报称其死亡原因系自杀,死前曾遭受丈夫家暴。

2020年2月26日,074职场女性法律热线发起人台风注册微博,开始记录疫情期间的家暴事件,仅仅几天时间,她就搜集到六起家暴事件。“家暴不太‘可见’,求助也很困难。在被隔离的状态下,大家的压力都在增大,和家人长期相处的压力、无法复工的压力等,家暴可能增多,平时可以采用的逃离家暴的方法在疫情期间也不行了。我们建立这个微博就是想告诉大家,哪怕在这个时候我们也很关心家暴问题。”

湖北省监利县反家暴公益组织“蓝天下妇女儿童维权协会”(以下简称“蓝天下”)统计发现,2020年2月其服务的家暴事件有175起,是1月的近两倍、2019年同期的三倍多。协会负责人万飞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疫情期间,一天最多接到十通求助电话,最少也有两通。

“家人相处时间变长,不能出门、不能娱乐,心理承受能力降低,焦虑增加了碰撞。”万飞分析。受害者的自救系统也因疫情影响被削弱——由于封路无法投靠亲友,酒店均已暂停营业,受害者几乎无法解决食宿问题。

2014年,“蓝天下”在湖北监利县、潜江市等地探索“妇联、公安、社会组织”的反家暴工作联动模式,包括心理咨询师、律师、警察在内的八十多人参与其中。疫情期间,团队帮助家暴受害者稳定情绪,提供心理支持,给出应对建议,指导他们用法律手段保护权益,为滞留施暴地无法离开的受害者安排酒店庇护。

监利县一位遭受丈夫家暴的受害者,老家远在广东,封城封路后,警察将其安置在酒店里,按照每天100元补助住宿,监利县人民政府提供1500元,“蓝天下”向公益机构申请3000元。目前,该受害者已经在酒店里住了一个多月。

“疫情之下人手紧缺,工作重点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