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里斯出了ICU,但小仓鼠们表现出ADE

港大仓鼠康复血清的新发型令人担心。

(本系列均为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原创,限时免费阅读中)

SARS的ADE的实质是:当抗体结合了病毒再进入到巨噬细胞里,使得本来应该起修复作用的免疫修复性巨噬细胞变成了促进炎症的巨噬细胞,导致炎症加重,肺损伤也就进一步加剧了

如果就像当年的SARS病人一样,新冠病人体内产生的ADE抗体水平相对比较低,而中和抗体又很强,病人的临床表现和治疗效果就比较好;但如果病人ADE抗体产生得比较多,可能就会有另一个效果,就像在仓鼠身上看到的这种肺部病理损伤。需要用一些比较好的模型来进行研究,得到一些科学数据,才能作最后的结论

(本文首发于南方人物周刊)

2013年,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研究团队首度发现新型冠状病毒引致肺病及扩散至其他器官的原理,并发现干扰素能抑制病毒在肺部复制,对未来治疗带来重要启示。图为研究团队: (左起)潘烈文博士、陈韵怡博士、陈志伟博士、裴伟士教授及黎国思教授 图 / 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

陈志伟,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终身教授、艾滋病研究所所长。1985年起先后在军事医学科学院、中国医学科学院和美国洛克菲勒大学艾伦·戴蒙德艾滋病研究中心从事研究。1996到2002年间,在艾伦·戴蒙德艾滋病研究中心完成博士后研究,并晋升为助理教授。2007年回国创建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艾滋病研究所,担任首任所长。主要从事艾滋病、SARS的疫苗和药物研究,最新成果发表于AIDS、JCI、Nat Mirob、JBC、JV、Mol Thr、Can Res等权威学术期刊。

【名词解释】

ADE :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的缩写,抗体依赖性感染增强作用。

ACE2 :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新冠病毒主要通过它表面的刺突蛋白跟人体细胞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称为受体)结合,实现感染。

SARS-CoV-2 :2019年暴发的、造成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新型冠状病毒。

Spike:Spike Glycoprotein,刺突糖蛋白,位于新冠病毒外层,像一个个突起的皇冠。

陈志伟从事病毒学和免疫学的研究已经35年。他本人是艾滋病疫苗专家,2018年的研究成果“抗艾滋病毒BiIA-SG双特异中和抗体”引起业内瞩目。他也关注新发传染病如SARS、MERS。此番新冠疫情已成全球性灾难,他的团队立刻投入了新冠疫苗的研发。

据新华社报道,截至4月8日,全球共三款新冠病毒疫苗进入临床试验;截至3月26日,全球另有至少52款候选新冠疫苗正处于临床前研究。陈志伟将这些候选疫苗概括为两大类——

第一类是此前没有同类疫苗获得过药监部门批准的新型疫苗,主要指核酸疫苗,分为RNA(核糖核酸)疫苗和DNA(脱氧核糖核酸)疫苗,这类疫苗是将编码新冠抗原蛋白的RNA或DNA片段直接导入人体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 isview_popup.firstLine }}{{ isview_popup.highlight }}

{{ isview_popup.secondLine }}

{{ isview_popup.buttonText }}